首页 > 文章 > 争鸣 > 工农之声

我的青春被浇灭于工厂车间

杨猛 · 2018-10-08 · 来源:湃客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吃完母?#23383;?#30340;一碗糖水蛋,我背起了那年父母去浙江打工时曾经背过的牛仔双肩包,它的底部又多了几处灰色小方格补丁,背带的连接处虽然又被针线加固了一遍,但依旧像为了生活拼尽力气时的庄稼人,拥有充满棱角的肌腱。我用行李,梦想、还有母亲的期待把它塞得鼓鼓的,牢?#26410;?#22312;我的肩上。

  母亲打着手电筒把我送出家?#29275;?#26152;晚约好的摩的在家对面的公路上等待?#29275;?#23427;将把我载到镇上,去坐开往市里的第一趟班车。

  上了公路,母亲一只手握着手电,另一只手腾出来帮我一起往摩托车后架上绑行李,她低沉而舒缓的轻音叮嘱道:“大娃,在外头不比屋头,要照顾好?#32422;?#21704;。”我的喉咙生硬的哽咽了几下,内心总感觉五?#23545;?#38472;,却又解?#31570;?#28165;楚。

  “嗯!”我迟钝的回了一声,平静得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继续绑着行李。

  摩托车启动时,我朝母亲安慰道:“妈,你放心,就算落到翻垃圾桶的地步,我也决不会去偷去抢的。”晨曦中,我看不清母亲的脸,但能猜得到她的心思,毕竟,她曾带着弟弟跟随父亲外出打工多年,早也尝尽了异乡的苦。

  我在满是泥潭的沙土路上一颠一晃,渐行渐远了,母亲手里的那束光却还在原地,静静地,朝我离开的方向亮着。

  到市里时?#21693;?#19979;午,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到达宜宾城,好在只需步行几分钟就是火车站,可到售票窗口一打听,半个月以内的票都没了,不时有黄牛靠近搭讪,我担心买到假票就没敢冒这个险。

  第二天直到傍晚,总算上了车,车又兜了?#29238;?#22320;方塞满了人后,算是真正出发了。

图/视觉中国

  都说“东西南北中,打工到广东。”听?#30340;?#20799;可遍地是?#24179;?#21602;。我又这么能吃苦,还有什么工作能苦过我走五六个小时的泥水路去上学呢,怎么着也比在家三百元的月工?#26159;?#21834;。

  哎!要不是为了上学欠下的这一摊债,我是说什么也不?#25954;?#20986;来的,可一个月?#28227;?#30334;块,连生活花销都?#36824;唬?#23601;更别提还债了,那得还到猴年马月啊。?#28304;?#25105;父母返乡创?#25285;?#25171;工十几年攒的钱全砸进去了,还欠亲戚朋友银行一河滩的债,?#20381;銼人?#20204;打工前还穷,逼得我上个高中还要?#32422;?#24819;办法。

  我想,工作苦点也不怕,我还年轻,有的是干劲儿,无论如?#25105;?#35201;好好?#26087;?#20960;年,把债给还清了,这是我出来的首要任务,再攒些钱就回家,我要用?#20381;?#21508;式各样的竹子,盖一?#29100;?#32654;的竹楼,开一间乡村主题的摄影工作室,再把咱家的田地种上,每天早晨摘一撮还带着甘露的苦丁,取屋后的山泉水煮一壶热茶,在阁楼上饮茶眺望,面朝山川,春暖花开。这生活,简直太巴适了。

  “下车,下车,上厕所了,吃早饭了……”一个魁梧的男人凶神恶刹地在过道里吆喝,将我从疲惫的熟睡中惊醒。天已经亮了,窗外全是凄凉的群山,我们下了车,像一群待宰的?#25163;恚?#34987;?#29238;?#22836;上留着板寸的男人赶进旁边的屋里,很多人在柜台前买零食、方便面、晕车药,还有很多人围坐在方桌旁吃饭,我窥了一眼桌上的饭菜,天知道那是接待过多少波客人的剩菜。

  每一样东西?#24049;?#36149;,门口有人把守?#29275;?#19981;消费看?#35789;?#20986;不去了,我穿过后屋上完厕所,趁机跟在?#29238;?#21035;的车上已经吃了饭的乘客后面混了出去,溜上了车。

  “兄弟,怎不吃饭。”起先吆喝下车的那个男人气势汹汹的站在我前面,眼里透着杀气,斩金截铁的呵斥道,他大概是见我第一个回了车上,便起了疑心。

  “没钱,带的刚够路费。”我眼神游离着朝四周躲闪,慢吞吞地回了?#21834;?#20182;显然不相?#29275;?#20415;欲上前,估计是想搜身,我本能的将两侧的外衣口袋翻了过来,胆?#25317;?#22402;着头,两张纸条和车票一起从口袋掉了出来。

  他转身几大步下了车,也许是判断我不会撒谎了吧,就没有再上前搜其他的口袋,好在我把路上备用的几十元零钱放进了贴身的口袋里。

  心还在紧张地跳?#29275;?#25105;拾起刚掉在地上的东西,从背包里取出母亲用猪油炸?#29467;饣评?#23273;晶莹剔透的糯米粉团子,一口接着一口艰难的嚼?#39318;牛?#30524;里盛着委曲的泪。

  怕顶个球用哩,我在心里告诫?#32422;骸?#26126;明可以随亲戚去浙江的,那里有的是人照应,可你却嫌会受管束,非要闯深圳,认为既自由又独立,这可倒好,才刚出门儿呢,哎,?#32422;?#36873;的路自个儿受?#28227;?#21543;。

  其?#24213;?#36710;并不怎么饿,也吃不下多少东西,但一天内我们就被赶下车消费了四次,每一处都大同小异,前不着村,后不着店,饭菜也难吃得让人?#27425;福?#27809;有一点食欲。一切都如父亲所讲,与他打工时遇到的情景一模一样,我突然想起了孙二娘在梁山水泊旁开的那家黑店。

  终于,在龙岗平湖汽车站下车。我突然来了精神,长途的奔波?#25512;?#21171;似乎都蒸发得一干二净。

  或许是初来乍到没经验,找工作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顺利,这里似乎并不欢迎我,仅一个多星期就把我的激情消磨得荡然无存。

图/视觉中国

  后来,邻居介绍我进了她工作的厂,那是一家位于横岗大康村的日资厂,生产各类电机内部的精密零件,有各?#20013;?#21495;和规格。我的工作岗位是精加工部的第一道工序——除水口,?#38383;?#21435;因铸压部在铸压时留在产品底部的一层多余的介质。

  产品从一楼的铸压部出来,直接进入四楼的电烤箱,在800℃的高温下?#26087;?#19968;整夜后,第二天早上,我的工作就从这里开始了。我戴上比熊掌还要厚的棉手套,蓄足力量,猛的将烤箱门拉开并迅速后退一大步,一股热浪向我扑来,我用铁钩把烤箱里盛着产品的阁笼拉出大半,暴?#23545;?#24378;风里,让它?#25250;?#21364;。没等这?#27597;?#25490;成一排的烤箱处理完,?#36335;?#24050;经湿透,我一整天都将在高温里汗流不止。

  当产品的温度已经不致于烫?#21040;?#31665;时,就可以倒入胶箱,叠起来有一人多高,再?#29467;?#36710;拉到二楼精加工部。

  接?#29275;?#21516;事们称为训?#21834;?#39046;导们称为早会的时刻就来了。

  其实就是车间里的?#29238;?#23567;头头背抄着手,在员工列队前晃?#30130;?#39554;骂咧咧地训斥一通昨天没做好的事和表现不好的人,对老实人就点名道姓地骂,对不好惹的就含糊其辞的一句带过。他们无非是想?#19994;?#23384;在感,树立?#32422;?#30340;威?#29275;?#22909;让员工在接下来的一天里乖乖的听?#21834;?/p>

  训话结束,精加工部的几十台负责各道工序的机器就开始不知疲倦地运转了,?#29616;?#30340;粉尘和噪音轰轰烈烈占领了每一个角落。

  正常工作时,我们从早7点工作到11点吃午饭,下午13点工作到17点吃晚饭,需要加班的话一般从18点开始,至少加到20点。需要赶货时,除了给予每?#26742;?#23567;时的进餐时间外,最晚会加班到零点,一天下来整整工作16个小时,休息不足6小时,困乏交加,让人崩溃。

  我常常凭着娴熟的左右手协调经验,紧闭着困?#27975;?#30828;的双眼工作——无非就?#20146;?#25163;拾起产品,将底部朝上放至压轴下方,右手扳动手把用力下压,把底部多余的介?#20160;?#38500;去后,放进?#20063;?#30340;胶箱里,等工作台上的产品生产完,再睁开眼从左侧的胶箱里住工作台上添些产品。

  我的岗位属于记件?#30130;?#19979;班时需要记录当天生产的各类产品的型号及数量,我都是靠着感觉费力写下那些歪歪斜斜、像我一样快要睡着的字母和数字,任凭我怎样努力睁大双眼,但眼前依然不停?#21619;?#30528;无数暗淡的重?#21834;?/p>

  人呢,总是时?#28525;?#22788;于矛盾之中,闲的时候心里发?#29275;?#24680;不得没明?#32531;?#20687;机器一样干上?#29238;?#26376;,把债还个精光。可一但忙起来了,又觉得和机器没什么两样,甚至还不如一台机器呢,因为?#29992;?#26377;一台机器会被骂得一文不值。

  真恨不得把机台砸个稀巴烂,好好出一口胸中的怨气,?#27801;?#30528;那一箱箱?#32422;?#29983;产的产品,想着每月领到的?#35282;?#24038;右的工资,简直像秋收的庄稼一样惹人喜爱,又觉得生活还有盼头。

  那个夏天少有下雨,热得要命,我们宿舍住了6个人,几乎一进屋身上就?#36824;?#26465;裤衩,然后就是排队洗澡,把各自的桶在厕所外顺着墙根儿排了一排。到处都是人,床上、地上、阳台上,躺着的,坐着的。

图/视觉中国

  有时半夜里被热醒,身上?#22303;?#24109;上全是湿成一片的汗水,往往想都不想就一把拽下内裤,?#25317;?#19968;旁,冲到厕所接上半桶水就从头上浇下去,若不过瘾,就再来半桶,然后拉过毛巾胡乱把头一擦,又躺回床上,有时干脆打两桶水放在床前,把脚伸进去泡?#29275;?#20877;用湿毛巾盖在身上,就这么睡去。但醒?#35789;?#27611;巾早已被捂得发?#21462;?/p>

  有的同事会带着凉席?#20302;?#29228;到楼顶去睡觉,厂里发现后,就用铁条把天井封死了。要是在老家,我早跑到河边的大石块上睡去了,旁边点上两堆熏蚊子的湿柴草,嘴里叼着根草芯子,天上繁星璀璨,时而有萤火虫闪着绿莹莹的屁股萦绕在河湾里,清爽的凉风顺着?#25317;?#24464;徐吹来,还带着植物散发的芳香。

  在最热的那些天里,我的脖子上长起了痱子,痒得?#21693;埽推?#21629;挠,挠着挠着?#25512;?#20102;,汗水浸入更加?#21693;堋?#19981;但晚上睡不好,白天也吃不下,有几天几乎顿顿喝稀粥,为了补充能量?#22836;?#27490;脱水,粥里加了白糖和盐,我像喝中药一样几大口就灌下了肚。

  整天都是昏昏欲睡的状态,?#29616;?#26102;连吃着饭、走着路都只想着找机会让眼睛多闭上一会儿,养养精神,但一不小心就睡着了,头猛的瞌下去,整个人才突然清醒过来。若能踏踏实实的睡上一觉,该是多么奢侈而幸福啊。

  我的手被压出了好?#29238;?#34880;泡,但并不妨碍我正常上班,和另一个受伤的同事相比,我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那晚,他被压弯工序的气压机台压到两根手指,?#35789;?#24403;时戴着手套,整个手掌都被鲜血染红了,看起来相当?#29616;兀?#24403;班领导来到他的工位上,不是第一时间送他去医院救治,而是拔下带血的手套,拿着那只继续往下流血的手研究机台出了什么?#25910;希?#20043;后干脆?#32422;?#25343;起产品,再次起动机台继续研究起来。这让我感到悲?#26149;途?#26395;。

  厂里只给部分员工买了工伤保险,?#19978;?#36825;位受伤的同事不在其中,厂里就用别人的身份证给他住了院,还好住院治疗一切?#24049;?#39034;利,但那时法律规定,做工伤认定需要厂方开证明,这不是摆明了搬石头砸?#32422;?#30340;?#24597;穡?#21738;有这么傻的企?#30340;亍?/p>

  由于厂里拒绝开证明,加上住院用的是别人的身份证,维权变得更加艰难了,我?#20302;?#38506;他去劳动?#32456;?#33150;过几次,依旧没辙,最后只能无奈接受了厂里提出的私了方案。

  后来,有同事请假,我被调去顶岗。由于机器原因,不到一个上午,就出了两批不?#35745;罚?#26377;的在机器调好后可以重新加工?#38378;计罚?#20294;有的将成为次品,次品多了就会被罚款,那还不如不做了呢,我一想便打算磨洋工?#36947;?#20102;。

  这样一来,很快就导致下一道工序断了料,领班把问题追踪到了我这里,催促我做快点,我没有搭理他,依旧慢条?#20272;磣牛?#20182;在车间转了两圈回来,见我还?#25250;?#26679;子,就开始自以为是的给我做示?#21486;?#25945;我效率是怎样提高的,我站在一旁看?#29275;?#20182;每做好一个,我?#31570;?#37327;一个,结果没做?#29238;?#23601;又出现了不?#35745;罚?#26426;器调好后他让我接着做。

  我依旧死性不?#27169;?#20559;不按他教的做,他被我彻底激怒了,气得咬牙切齿,脸上的青筋都逼出来了,像一条条印在地图册上的江河,开?#35745;?#21475;大骂。我蹭得站了起来,?#20005;路?#25252;手套狠狠的砸在机台上。

  他的?#26032;?#31435;刻停止了,我接着摘?#36335;?#25252;眼?#25285;?#20004;只瞪得又大又圆的眼睛,?#21451;?#38236;后面就直?#22402;?#30340;和他对视上了,他的表情里明显透着不知所措的惊恐,我继续摘?#36335;?#25252;口罩,让他看到我的腮帮子随着咬紧的牙关一起抽动,他像是凝固了一样站在我面前一动不动,预料不出我接下来究竟要干什么,我一圈一圈的?#30740;?#23376;往胳膊上卷,眼神始终?#28010;?#30340;盯着他,?#25169;?#19981;动。

  “怎么了?”身旁突然传来车间老大的声音,大概是领班对我的咆哮和我们?#20013;?#30340;对峙引起了他的注意。“准备上个厕所。”?#34507;眨?#25105;随手关了机台的电闸,转身离去。

  不久后,我准备离开工厂,向劳动监查大队举报了厂里的多项违法行为,并向那个领班放话:“出了这个厂,我照样做普工,但你,也就在这儿能捞个领班,要是干腻了,我就成全你。”在好长一段时间里,连?#27975;?#30340;超市也没见他再去逛过了,原来,出了厂的我也能给他带去恐惧。

  在这家厂工作的一年里,除了?#27975;?#30340;商场和公园,我几乎哪都没去,一是恨不得把挣来的每一分钱都攒下,二是那时候,我们所在关外,即便在白天也尽量避免单独外出。

  前些年,我总算还清了债,曾几度回家?#32610;页?#36335;,但都无疾而终。后来,我又辗转于多个城市,试图拼得一份热爱的工作和安稳的生活,但拼到遍体鳞伤依旧被淘汰出局。

  而今,我受了工伤落下残疾,一颗?#28982;平?#36824;要昂贵的铆钉永远钉在身体里,那是打工城市烙在我身上的永恒的标记。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31455;?#28857;——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小石头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29275;╳yzxwk0856)

收藏

?#37027;?#34920;态

文章评论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37027;?/li>
  1. 郭松民 | 推崇冒牌抗?#25509;?#38596;,非其鬼而祭之,谄也!
  2. ?#28784;?#32473;”范冰冰“们喊冤,他们一点都不冤!
  3. 清哲木:范冰冰罚8.8亿,“冯裤子”难道要?#24184;?#27861;外
  4. 双石:是英雄,还是见证人?
  5. 转基因的“北方代表”被辽宁纪委拿下透露出哪些重要信息?
  6. 从范冰冰被“无罪”看法律的?#20934;?#24615;
  7. 孔庆东 | 三俗三不第一课
  8. 老孙微评(神是)
  9. 范冰冰的?#26102;?#24448;事
  10. 郭松民 | 王安石司马光的争论与靖康之耻
  1. 潘维:驳贺卫方“国庆”谬论
  2. 孙锡良:对“范冰冰案”的进一步思考
  3. 郭松民 | 推崇冒牌抗?#25509;?#38596;,非其鬼而祭之,谄也!
  4. 双石?#33322;?#19968;南先生《心胜》中关于西路军部分的硬伤㈠
  5. 当张涵予国庆发图纪念毛主席被赞颂“真汉子”时,谁在悲愤,谁该羞愧?
  6. 解决贸易战最有效措施是调整分配,反击美国最有效措施是禁售
  7. 范冰冰逃过牢狱之灾?命案?#24049;?#35299; ?#24944;?#26159;逃税
  8. 孔琳琳事件再?#26410;?#33080;西方“普世价值?#20445;?/a>
  9. ?#25346;埃?#24352;灵甫、孙立人?#20154;?#19981;算是英雄烈士?
  10. 范冰冰案反思:社会财富该如何分配?法律又为谁修?#27169;?/a>
  1. 毛主席究竟比我们早看多少年?
  2. 张玉凤说过毛主席临终前将江青、毛远新列入常委名单吗?
  3. 张志坤?#22909;?#22269;所谓“一个中国?#38381;?#31574;已名存?#20302;?/a>
  4. 有人编造谣?#38405;?#40657;毛主席 张玉凤发表最新声明
  5. 从吴李邱回忆录看九一三前后的?#30452;?#38598;团
  6. ?#26700;?| 毛泽东最后的日子:他活在未来
  7. 顽石:央?#21448;?#25345;人有必要这么肉麻吗?
  8. 警惕:极不寻常的?#32610;握?#30830;”
  9. 突发!台?#26412;纸?#22825;对二水基地断水断电,逮?#27573;好魅剩?#38656;要10万元方可保释,26日拆毁二水基地
  10. 赵磊?#20309;?#26576;某文章的要害何在?
  1. 9旬老人迷路不愿回家 直到民警和她合唱《东方红》…
  2. 郑州红色标语保卫战
  3. 当张涵予国庆发图纪念毛主席被赞颂“真汉子”时,谁在悲愤,谁该羞愧?
  4. ?#25346;埃?#24352;灵甫、孙立人?#20154;?#19981;算是英雄烈士?
  5. 卡车司机生存纪实
  6. 郑州红色标语保卫战
海南4+1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