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时政 > 时代观察

老田:四十年来主流精英的精神生产怎样甩开了民众生存体验——张旭东教授文章的读后感

老田 · 2018-09-27 · 来源:进步文化网
收藏( 评论( 字体: / /
缺乏经济上的出路,是蚁族小白领的首要困境,“想要做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而机会越来越少,这是近两年来大学生中间左翼出现的起点。由此出现了“眼光向下”的努力,重新寻找工农和理解工农的处境,算是一个微弱的趋势。

  阅读张旭东教授《文艺文化思想领域40年回顾》一文,获得很多启示。对于文艺界主流精英四十年来的精神生产状况,有了一个轮廓式的了解。张教授行文中间,感觉比国内主流更为中正平和,对于“新的旧中国”(毛时代)要友好一些,同时,对于主流自身的精神生产状况,也没有过分“得罪人”,对于未来还揭示了乐观的阳光。

  从张教授的梳理中间,形成较为明晰的感受是主流文学生产与底层生存体验之间的?#29616;?#33073;节。似乎,不成功的底层的上半部,自己已经较为成功地构建了自己的文学生产形式,然后边缘化了主流文学生产。

  一

  总体上看,文章是对主流精英文化精神史的一个梳理和阐释,但,如果增加一个下里巴人的体验,对阳春白雪的精神生产状况进行观照,想必会对照出更多的内容。现在,如果设想一个国企老工人的政治经济状况变化,来观照这三十年,会得出怎样的结论?

  在这个三十年的初期,有一个系列的政治剥夺,对于文化大革命的镇压,是以事实确立“自下而上的批评权”非法的规则。然后在1980年代改革放权让利时间段,老工人以其成员资格获得了瓜分企业利润的机会,绝大多数老工人分房是这个时期获得的,工人福利膨胀侵占企业利润甚至流动?#24335;?#30340;事实广泛存在,这个时期虽然政治剥夺已经产生了但是成员资格还在,经济开放是一个机会同时执政者也把大家往这个方向上引导。然后就出现了主流经济学批判“国企产权模糊”的言论,这个产权模糊是指代改开后出现的各路对企业利润进行侵蚀的力量,除了老工人的福利侵蚀之外,政府机构和主管部门的“乱摊派、乱收费、乱罚款”乃至于评奖评级都成为权力介入企业利润分配的路径;此外就是管理层的各种自肥和“账外循环”了。

  国企业产权模糊成为一个改革制造出来的新问题,然后又成为下一步改革的关键——显然就是要堵塞各路利润侵蚀力量,最终设计的方案是私有化——除了?#26102;?#23478;之外谁也不许对利润伸手。然后,就有了国企私有化和对成员资格的赎买和剥夺。到了1990年代末期,对于老工人完成了经济剥夺过程——?#25351;?#38599;佣化地位和市场工?#20107;?#27700;平,农民工使用的普遍化(搭配了国企广泛的劳务派遣制)。

  如果回顾对照的话,老工人的反抗没有发生在政治剥夺的初期,那时还有一个“堤外损失堤内补”的机会——政治剥夺给出经济补偿(对福利扩张侵蚀利润的默许),而是发生在经济剥夺的完成时,因为,在老工人的理解中间,成员资格是一切政治和经济地位的凭借,剥夺成员资格就是剥夺一?#23567;?#25152;以,是在1990年代末期“下岗买断”时期,才出现大规模的群体上访事件,老工人对“新的旧中国”(毛时代)的理解,浓缩为一个词汇:“成员资格”的有无。

  二

  2003年佩里·安德森在?#26412;?#19977;联书店的座谈会上,提出一个问题?#20309;也恢?#36947;过去那一场伟大的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今天还剩下多少?从革命与毛时代的精神遗产?#26377;?#30475;,三湾改编确立了官兵平等和经济公开原则,这是革命对于旧时代的?#24066;缘?#35206;:管理权由此走向公共化,随后,管理者和?#36824;?#29702;者的积极互动构成一个“毛式公共领域”(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的群众路线,是管理权走出私人领域执行新规则的体现)。这个精神遗产,在1952年夏天私人企?#30340;?#37096;“五反运动”完成之时,就已经照搬到了工厂内部,经过“党政工团”进入企业,组织起来的工人已经夺回了“三权”(生产指挥权、人事调配权和利润分配权)然后就在工人主导下进行“四马分肥”,单位制管理的主要特点——管理权不得侵犯就业机会和工资(两者共同构成老工人的成员资格)的新规则就此确立。在1970年代末期和1990年代末期经过政治剥夺和经济剥夺之后,完成了“逆革命”——管理权相关领域回归私人领域。

  毛时代宏观制度方面的进?#29916;?#23545;模糊,有人认定那就是社会主义了不过还处在初级阶段而已,但毛本人预?#30830;?#23545;过这个判断,他引述列宁的看法“建设了一个没有?#26102;?#23478;的资产阶级国家”,争论的存在是因为多种趋势和因素共存,故难于简单下判断。但是,在微观制度领域,成员资格的确立,以及由此揭示的政治和经济平等,则是确凿无疑的,而且,从历史演化进程看,这个“成员资格——管理权公共化”标记的革命精神遗产,三湾改编肇其始,建国后通过民主改革和“五反运动”创其成,?#20174;以?#21160;使其重心上移有利于管理层,1960年提出?#26696;?#23466;法完成与苏联?#23548;?#30340;划界,文革带来重心下移有利于?#36824;?#29702;者,在文革后经过不那么明显的政治剥夺和明显的经济剥夺,彻?#23383;?#32467;了其内在的革命精神遗产,划了句号。在这个最基层的精神和制度维度上,存在着明显的草创、推广、起伏和终结的逻辑线索。这一条线索,大体上与底层的生存体验和批?#34892;允右埃?#33021;够较好地吻合起来。

  在这里,对于新民主主义的理解会出现重大分歧,作为一个政治概念,新民主主义意味着服务于底层劳动群众的领导权样式,而非“新民主主义革命阶段”政策清单中间受到阉割的一个部分——经济上的混合所有制(这个给新民主主义下概念的方式,放弃了支持民族?#26102;?#21457;展的前提条件——不妨碍国计民生的私人?#26102;荊?#36825;个前提条件不仅体现在毛泽东的叙述中间,还写入了共同纲领里。)

  考察作为政治概念的新民主主义,会发现底层劳动组织起来形成政治优势,夺取旧统治阶?#35835;?#23548;权,并代之以新型领导权,才是正鹄。成员资格、管理权公共化和毛式公共领域,则是与新民主主义政?#25991;?#28085;相联系的现象。这个内涵的有无,在文革期间发展为识别“走资派”的标准,只要公有制不要相应的劳动群众领导权的政治条件,被定性为走资派。

  就马克思重视的“社会关?#24213;?#21644;”而言,毛时代不是没有现代性,那是奠基于革命精神的现代性,改革则终结了这个不同于西方的现代性努力方向。今天的状况是,革命现代性消失了,但是,1980年代新启蒙期待的那个相对规范的现代性却没有到来——特别是其中有利于改进多数人生存体验的“政治和经济关?#24213;?#21644;”没有出现。怨言是普遍存在的,各路批评声音的听众增多,均建基于普遍化的高水平“政治不认同”(大多数人找不到出路肯定会如此),公知如此,其实左翼言论亦复如此。

  对照毛时代和革命时代的精神遗产,会发现,自下而上的批评权曾经得到越来越多的重视。在革命年代,毛泽东本人就很重视自下而上的批评权,发动各种“整风运动”去落实。之所以需要如此,是因为认定官员们对于管理权公共化持有本能的?#25191;?#24577;度,所以,需要批评权的压力,去促?#26500;?#21592;们实现“非自愿”的改变。这个在文革时期?#36824;?#32467;为“路线斗争”——没有群众的有组织批判,官员们就会本能地回归私人领域——这其实就是复辟或者变修的具体所指。

  而路线斗争的主要凭借,就是公共领域中间,得到?#25214;?#24378;调的自下而上的批评权的支持。毛泽东说“治国就是治吏”,这是把主要矛盾和重点放置在“规训统治者”身上,1980年代为改革造舆论,人民日报大力宣传“大锅饭养懒汉”,这是强调对于被统治阶级的规训不足,尤其是需要强化管理权去逼迫劳动者多干活,成为首要治国纲领,改革就是这么一路走下来的。

  在社会关?#24213;?#21644;中间,合理的政治和经济关系定位如何改进或者恶化生存体验,主人翁的体验如何可能,最小化异化的体验又会有什么样的“社会关?#24213;?#21644;”寄托,这个方面应该是新时代主流文学生产所盲视的,这不仅导致无法看清底层体验的状况,也同样会看不清引入西方政治经济体系的?#23548;?#36816;作逻辑和效果。改革是与此?#26696;?#26029;了联系,开放在精神生产领域意味着向外看和向前看,在很大程度上有盲目性。与底层体验的脱节,在一定程度上是激活了对文化?#26102;?#30340;过度信奉,官家宣传中间充满着“规律”和“真理”字样,学界盲目崇拜西方的启蒙价值,这些不同的对文化?#26102;?#36807;度尊奉,肯定会贬低经验,贬低大多数人的生存体验与制度关系的追问,导致向外看不是促进认识和解决问题的能力提升,而是助长了盲目甩开经验与现实的狂信。

  三

  今天回顾,文革后对造反派的大规模镇压,确立了批评权非法的新规则,这是强化管理权作用、最终实现管理权回归私人领域的起点,文革期间造反派行使批评权被视为刑?#36335;?#32618;镇压之后,改革一开始就强化管理权并逐步实?#33268;?#26029;于管理者手里,?#36824;?#29702;者被驱逐出场了,毛式公共领域消失,管理权回归私人领域,政治剥夺的主要制度凭借在此,此后也就没有了任何与新民主主义形态相关的政?#25991;?#28085;了。

  1990年代末期的成员资格买断,是经济剥夺的完成时,管理权全面接管就业机会分配也是管理权垄断的完成时,然后以农民工的工?#20107;?#21644;就业条件去规?#35780;?#21160;力市场。此后,一个年轻人就业,就很难找到体面和有尊严的机会了,恰好此时,大批扩招后的大学生进入了劳动力市场。

  在很大程度上,1980年代之后的伤痕文学,较好地服务了新统治阶?#23545;?#24418;成过程的价值和意义生产需要。然后,就丧失了与读者进行心灵沟通的能力,玄幻文学为代表的网络写作在新世纪的崛起,导致新文学在多个方面被边缘化了。这可能意味着主流精英文化对于大多数人生存体验的疏远与隔膜,玄幻文学的兴起是别找自我表达的出路,通过网络?#25945;?#24418;成了作者群与读者群的密切互动,此?#20013;?#20316;方式受到的欢迎,因其精神生产方式和内容,均契合了读者心灵深处最深沉的企盼。

  我大体是在文学的外部,从文学的社会影响和功能角度去反观文学作为一个精神生产领域的,这就很容?#33258;?#25104;李?#35780;?ldquo;新文学终结”的判断。

  在新世纪之初,文学生产的新状况是以“玄幻小说”为代表的作者群的崛起,内在的读者群支持与大学扩?#20449;?#20859;的海?#30475;?#26377;阅读习惯的“蚁族小白领”的不成功体验有关,在玄幻小说的世界里,个人的能力(尤其是?#27604;四?#21147;)成为整个世界的轴?#27169;?#25919;治和经济体系被贬低之后围绕着个人的超级能力运转,这些现象落在主流文学生产?#21491;?#20043;外,但是作者和读者密切互动去构建了一个“不成功者”的成功想象模式,共享了对于现实政治和经济体系的含混敌意。玄幻小说的海量生产与消费是一个显著现象,多年来玄幻作家一直霸占版?#38797;?#21069;列,这?#24471;?#26368;具有市场价值和读者承认的生产样式和范畴的漂移。

  不成功的人生,还带有阅读习惯的小白领群体,深切地感受到了政治经济体系对自己的排斥(?#27604;?#20182;们也缺乏娴熟操控这两者的经验),对个?#22235;?#21147;解决一切的盲目信奉,成为玄幻小说故事演绎的起点和基本故事演绎逻辑,这成为打通读者与作者的关键。

  看起来,是在现实社会找不到成功之路的蚁族小白领,内在地发起符合自身特点和需要的文学生产样式和领域,并与主流文学生产划清了界域。按照李?#35780;?#30340;分类,新文学是通过对俗文学的批判为自己开辟出前进道路的,现在,蚁族小白领通过对严肃文学的拒绝,促进了玄幻文学的?#27604;伲?#21516;时还透过对新文学的抛弃,而成功地开辟了自己的道路。

  四

  老工人经历过的两次剥夺,是中国社会新的社会关?#24213;?#21644;发生?#26102;?#30340;写照,旧时代确实终结了;蚁族小白领群体的壮大,是1980-1990年代大学生?#21152;?#30340;社会通道堵塞之后的新处境,1980年代看起来还充满希望的新通道也没有了。这是非常大的变化,主流表达中间,删去了这两者,这两者恰好是大多数人的处境和体验。

  老工人亲历的政治剥夺和经济剥夺,这个过程完成之后,中国就构建了一个大多数人无法成功同时也难于忍受的世界,这里?#27604;?#26159;马克思所说的“社会关?#24213;?#21644;”无法兼容多数人体验的时代。经济基础内部的体验、观察和批判,逐步淡出了主流文学?#21491;埃?#38451;春白雪不再兼容下里巴人的生存体验表达,玄幻文学才得到机会趁机崛起了,然后就把体制内文学写作“挤到”一边了。?#27604;?#20307;制内的所谓严肃文学,依然在财政扶持之下进行“过度生产”,但是日渐丧失了读者市场。

  四十年来,GDP数字的显著增长,绝对贫困化?#27573;?#32553;小,这是不争的事实。同时,对于大多数人而,由于福利市场化和住房高成本的推进,相对贫困化蔓延到中间阶层,?#20381;?#20102;其大部分,这也是很重要的现象。相对贫困化蔓延可能比GDP数字增长,更切近于多数人的生存体验。

  而中国GDP数字的扩张规模,显然得到了跨国?#26102;?ldquo;全球劳动套利”选择的支持,使得中国经济和低端制造规模的扩张,最后能够大于?#23601;?#24066;场最高容量。在这个合成效果的背后,是劳动力低成本积累制度的创造和维持,这是对接跨国?#26102;?ldquo;劳动套利”策略的关键,1990年代确立了地方政府公司化趋势下的独立于中央的利害关系结构,同时,各地招商引资政策争相以“政策不执行”去降低积累成本;这意味着,在积累低成本的合法空间之外——这个由国家立法和中央政策划定,还辅之以更大的非法空间——以地方政府选择不执行政策和法律来支持“非法利润空间”。例如深圳坪山警察就以公权力接管打压劳工抗议事务,中国的特色?#26102;?#19987;政呈现出人们极端?#35206;?#30340;具体合作模式——公权力为个体?#26102;?#23478;“看?#19968;?#38498;”,这中间的经济体验和政治合法性损益如何评估?

  公知们的崛起和声音被放大,造成一个错觉:社会中间的高水平不认同仅仅是一党政?#26410;?#26469;的。其实,不认同水平高企,源于多数人没有出路,源于“看?#19968;?#38498;”的恶劣专政模式带来的合法性损失,这个首先是与经济基础内部的变化紧密相关,不会跟随执政状况改变而简单终结。也就是说,公知们的言说倾向于把高水平的不认同及其针对性,进行了极其狭隘化的附会解读,但这个附会在高水平政治不认同的社会中间,还得到受众的广?#33322;?#21463;。

  现实到未来?#30001;?#30340;前景如何,是否要寻找集体出路,阳光描述是否成立,很难说已经定论了。缺乏经济上的出路,是蚁族小白领的首要困境,“想要做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而机会越来越少,这是近两年来大学生中间左翼出现的起点。由此出现了“眼光向下”的努力,重新寻找工农和理解工农的处境,算是一个微弱的趋势。同时,对于成功的小白领来说,没有私人领域的公共化,管理权可以轻易压制人格权利,人的尊严就缺乏制度守护,就难免地贬低为工具,即便是经济状况显著提高,也难免恶化个体生存体验,反性骚扰运动较为具体地表达出这一点。在管理权回归私人领域之后,尊严和意义生产方面出现新的困境,这个方面似乎不太受主流学界的看重。

  看起来,在蚁族小白领?#28304;?#25991;学表达与主流划清界限之后,对政治和经济逻辑的拒绝也已经开始了,去年?#20004;?#24180;有三件事足堪标记:番禺八QN事件、春天北大人大学生反对?#27966;?#25200;事件、八?#36335;?#28145;圳PS事件,这些事件的背后,都是从经济基础内部的具体观察和批判意识出发,挣脱了“中特马”和“公知的空想?#26102;?#20027;义”思想禁锢而自找表达的体现。

  底层已经出现了寻找集体出路的努力,上层还在说过去三十年的路子还有很大空间,这里出现了两种互不兼容的体验和?#38599;?#26410;来的方式。寻找集体出路的努力,肯定会对“新的旧中国”有更多好感,对于后来否定这个的精神生产状况有很大的疏远,这个新趋势很微弱且备遭打压,但这是打压就能够解决的吗?如何看待这些经由具体体验发出的表达?

  对精英主流的精神生产的梳理,如何与大多数对“社会关?#24213;?#21644;”变革的具体体验,相互沟通和协调起来?在精神生产中间漠视大多数人的具体体验,在统治?#38469;?#20013;间删去了解被统治阶级的麻烦而代之以不?#26159;?#32418;皂白的“强力维稳”,这意味着怎样的改变?

  最后,我个人对于文本细读和结构呈现不熟悉,所以,始终持有一种外部批评视角,去追问精神生产与具体的社会关系体验之间的关系,这只能提供一种外部的?#33268;?#23545;照,而无法深入到张教授文章的内在理路去讨论,对此感?#22870;?#27465;。

  二〇一?#22235;?#20061;月十九日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36335;?#20108;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0856)

收藏

?#37027;?#34920;态

文章评论

今?#32960;?#26465;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37027;?/li>
  1. 中美贸易白皮书?#24471;?#20102;什么?
  2. 今天的民族问题为何逐渐走入死结——红军彝海结盟的历史启示
  3. 科普大辟谣:转基因鬼子集团才是反科学、反?#22330;?#21453;人民的妖孽
  4. 张志坤?#22909;?#22269;制裁中国军方,这仅仅只是开始
  5. 美学者告诫美国决策者:对华石油禁运,是对全球经济"核打击"
  6. 反腐的巨大误区
  7. “台湾爱国教育基地?#21271;?#24378;拆 昨天最后一次升起五星红旗
  8. 钱昌明:半岛的?#25512;?#26159;“斗”出来的
  9. “海湾石油”是引入竞争那么简单吗?
  10. 中情?#24535;?#38271;?#22909;?#22269;正考虑在全世界部署更多间谍应对中俄
  1. ?#29615;ⅲ?#21488;?#26412;?#20170;天对二水基地断水?#31995;紓?#36910;?#27573;好魅剩?#38656;要10万元方可保释,26日拆毁二水基地
  2. 我们村最有福气的女人自杀了
  3. ?#26377;?#21040;大,他才是我们误解最大的历史人物
  4. 视频 | 王立华大校披露特?#21183;?#36152;易战惊天阴谋……
  5. ?#32771;椋比耍?#37117;可以冰释前嫌?
  6. 孙锡良?#22909;?#22269;准备干什么?
  7. 顽石:做人还得讲点良心吧
  8. 十四年前逐渐认识毛主席的心路历程,后来才懂得了为什么反毛的没有一个好东西!
  9. 郭松民 | 向毛主席道一声“中秋快乐?#20445;?/a>
  10. 40万?#19968;ǎ?#20026;什么却敢做不?#19994;?#21602;?这些壕在?#29575;?#20040;?
  1. 伏牛石:毛主席的九月九
  2. 毛主席究竟比我们早看多少年?
  3. 张玉凤说过毛主席临终前将江青、毛远新列入常委名单吗?
  4. 人民军队的源头是刘少奇吗?
  5. 郝贵生:“让人?#19981;埃?#22825;不会塌下来”
  6. 崔永元凌晨?#29615;?#22768;,这次是关于国内的谣言
  7. 从吴李邱回忆录看九一三前后的?#30452;?#38598;团
  8. 孔鲤 | 毛泽东最后的日子:他活在未来
  9. 有人编造谣?#38405;?#40657;毛主席 张玉凤发表最新声明
  10. 最浓缩的毛主席编年史(建议收藏)
  1. 郭松民 | 向毛主席道一声“中秋快乐?#20445;?/a>
  2. 朝韩领导人结束第二轮首脑会谈 签署9月平壤共同宣言
  3. ?#26377;?#21040;大,他才是我们误解最大的历史人物
  4. 陈云:“我是算账派,脑子里有数目字”
  5. 我们村最有福气的女人自杀了
  6. 40万?#19968;ǎ?#20026;什么却敢做不?#19994;?#21602;?这些壕在?#29575;?#20040;?
海南4+1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