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章 > 時政 > 時代觀察

一場精心謀劃的滅國行動:“抗戰老兵”的故事沒一個是真的!

辛陽 · 2018-10-19 · 來源:草根微刊
收藏( 評論( 字體: / /

  題記:項莊舞劍意在沛公,欲先滅其國必先滅其史。他們真正在意的不是“抗戰老兵”,而是通過渲染“抗戰老兵”的悲情故事帶來的社會人心的改變……

  文 / 辛陽

一、兩場鬧劇:成都500人為冒牌“抗戰功臣”慶生與青陽縣民政局“亂哭墳頭”

  “抗戰老兵”一詞在輿論場喧囂多年,最近兩場鬧劇讓這個詞再度引起民眾熱議。

  10月3日,《華西都市報》以《曾指揮擊落日本“轟炸機之王”,成都抗戰老兵劉景軾百歲壽辰》為題大幅面報道了,建川博物館館長樊建川策劃的一場500余人為“成都抗戰老兵”劉景軾慶生的活動。到場的有著名劇作家、“巴蜀鬼才”魏明倫等知名人士,四川省抗戰研究院工作人員,劉景軾老人原工作單位成都市城管委、愛心企業,以及老人的親人朋友。

  一手捧紅“抗戰老兵”劉景軾的樊建川去年5月8日的一條微博提到,“劉景軾,九十九歲,抗戰時任成都防空大隊上校副大隊長。抗戰勝利,即退出軍界,以教書謀生。五十年代入獄,七十年代釋放。”在樊建川的其它文章中,還有“抗戰勝利后,劉景軾拒絕參加內戰,回鄉務農。”

  據樊建川敘述,1953年至1973年,劉景軾因“歷史反革命罪”坐牢20年。1975年特赦(知名軍事博主、以嚴密邏輯和詳實邏輯著稱的成都雙石<周軍>仔細查閱了1975年的特赦名單,根本找不到劉本人)。

  《華西都市報》的報道稱,“當年(1937年)9月,劉景軾考取中央軍校(黃埔軍校)成都分校軍官隊,1938年,被分配至四川省防空司令部”。而黃埔軍校在成都時期,培訓學員總計有第十四至第二十三期,共10期。其中第十四期:第六總隊于1937年9月入校,系原成都分校招考的學員,由該校實訓,1939年1月畢業。畢業與工作時間顯然不符。此外,黃埔軍校史稿黃埔第14期第6總隊學員名冊里也沒有劉景軾的名字。

  報道又稱,“1939年,年僅21歲的劉景軾任戰時四川防空司令部監視隊副隊長、防空協導委員會總干事、四川省航空委員會參謀室參謀、陸軍335師參謀長”。小說或影視劇里為了增加人物光環,可以肆意編造人物履歷,但是在現實生活中,毫無背景、剛剛畢業、年僅21歲的小青年便擔任如此級別的職務,你敢說《華西都市報》和樊建川不是在寫小說嗎?

  該報道還稱,“劉景軾指揮中國軍隊打下的這兩架日本飛機中,有一架就是號稱日本‘轟炸機之王’的奧田大佐駕駛的轟炸機。”同樣是《華西都市報》,2015年1月10日題為《日軍“轟炸大王”奧田大佐蓉城殞命》的文章報道稱,“一名在日本鼎鼎有名的‘轟炸大王’奧田喜久司卻在成都上空被擊落”,“立此大功的中國空軍第29 中隊副中隊長鄧從凱”。為了歌頌“抗戰老兵”,《華西都市報》不惜讓日軍“轟炸機之王”反復被炸死。

  劉景軾的一系列頭銜中,和空戰有關的就是“防空司令部監視隊副隊長”,一個觀察空情的監視隊,怎么就“指揮中國軍隊”空戰起來呢?劉景軾1985年5月的回憶文章《我參加抗日防空工作和查實擊落奧田大佐飛機的經歷》也只是稱自己只是奉上級之命,到墜機現場查明擊落飛機一事。從劉自己的敘述中可以看出,此人既沒親自參與作戰,也沒指揮之實,還隱有與空軍爭功之嫌。

  語焉不詳、張冠李戴——這是樊建川和《華西都市報》筆下的“抗戰老兵”劉景軾故事的特點。劉景軾當年參加了“抗日防空工作”可能不假,但編造劉景軾的個人履歷以及戰功,將其樹立為“抗日功臣”典型,進而再敘述劉景軾到了新中國受到“種種迫害”,樊建川和《華西都市報》安的是什么心呢?

  無獨有偶,日前網友在微博詰問“@池州市人民政府發布”,安徽省池州市“青陽縣陵陽鎮謝家村所謂的‘抗戰老兵’李龍泉病故,縣民政局和鎮政府送了花圈,大肆出殯,還曾經為他申領了《抗日戰爭勝利七十周年紀念章》,中共池州市紀委官方網站上也封其為抗日英雄!”。

  網友@jadeite1975在微博中揭露了青陽縣民政局哭墳的所謂“抗戰老兵”:

  此人原名李佑仁(或有他名),四川隆昌人(或開縣人),是原國民黨川軍144師431團團長李志千的馬弁(勤務兵)警衛員,除了隨團長督戰外,沒有打過日本鬼子,到是參加了圍剿新四軍的皖南事變,后隨代理師長張昌德、團長李志千投靠日軍充當漢奸、禍害鄉里、殘害百姓、民憤極大。安徽各級地方文史資料和政協網站、地方志、大事記都有記載。抗戰勝利后,張昌德、李志千被押赴南京雨花臺以漢奸罪處決,他是陪同的知情人。此后改名隱匿貴縣,從他的回憶和相關介紹和報道中都有體現,他不斷為漢奸張昌德李志千鳴冤叫屈,說他們是不打新四軍才被處決的,顛倒黑白、混淆視聽,篡改歷史、蒙騙世人,可見其本質。張昌德李志千為求升官不成而投敵,圍剿殺害新四軍有戰斗詳報、文史資料和歷史檔案為證,鐵證如山,不容顛倒黑白。近年來有人打著紀念抗戰先烈的名義,在厚岸皖南事變犧牲的新四軍紀念碑附近,建造所謂五十軍抗戰烈士陵墓,實際上都是投敵的144師圍剿新四軍作戰時被擊斃的偽軍,日本鬼子到過厚岸嗎?在那里有和日軍作戰嗎?反而144師確實在那里與新四軍作戰了,你們好好調查一下吧,不昔夸大事實篡改歷史,作為政府要慎重啊!144師不是新四軍的親密戰友,是殺害新四軍,投靠日本鬼子的劊子手!

二、“抗戰老兵”是個什么物種?

  抗戰——一般所指就是抗日戰爭;那么顧名思義,抗戰老兵,就應該是指一切在抗日戰爭期間參加過對日武裝斗爭的人,包括國民黨軍隊、八路軍、新四軍、東北抗聯、敵后游擊隊、地下工作者、援華武裝力量(比如蘇聯、美國、印度、加拿大等國來華助戰人員)。

  如果真心關注抗日戰爭,關注人群還可以放大,可以從抗日軍隊延伸到普通群眾,比如兒童團的成員、以血肉之軀筑成“滇緬大道”的各族群眾、參與物資運輸的南洋華僑機工。

  既然是關愛抗戰老兵,那就應該一顆公心、實事求是、一視同仁,結果有些人包藏禍心、捏造事實、刻意關注、忽略其余。

  看得多了,就會發現,見諸媒體的“抗戰老兵”有著特定的含義——竟成了國民黨抗戰老兵的專有名詞。

  知名博主師偉總結了作為公知媒體專用詞“抗戰老兵”的幾個特征:

  1、國民黨士兵——以此暗示“被迫害”是因為“黨爭”,共產黨不地道;

  2、抗戰期間服役——這是起碼的條件,否則就不是抗戰老兵了。貢獻如何呢?通常不大,這是國民黨抗戰成績決定的;

  3、中下層官兵——這樣好編故事,因為上層的事跡廣為人知、太難造假了;

  4、解放戰爭期間未站在共產黨一邊——也就是退役或作為國軍和解放軍對抗。否則他們就是革命戰士了,要知道一個人的身份標簽來自重要的角色或較近的經歷。比如我是一個大學畢業生、你不能因為我上過小學就說我是小學畢業生;

  5、自稱或暗示解放后受共產黨迫害——這是重點,否則這些抗戰老兵就沒有利用價值。

  郭松民在他的文章《“國軍抗戰老兵”是一個偽概念》中寫道:

  最近幾年,媒體以及一些“國粉”志愿者,時不時的會從某個社會角落里發現一個所謂“國軍抗戰老兵”,他們的共同特點是:早年投身黃埔,在國軍內有很好的發展,抗戰爆發后轉戰山東、湖南,然后參加中國遠征軍,出生入死,戰功累累,1949年后屢遭迫害,晚景凄涼,孑然一身,滿身傷病,要么靠撿破爛為生,要么靠乞討活命,他們如今別無所求,只望國家承認,標準照是顫巍巍的對著鏡頭行軍禮。

  和對狼牙山五壯士等“共軍”抗戰老兵的事跡百般挑剔,連他們壯烈跳崖時究竟是“溜”還是“滾”都要考證一番的“嚴謹”態度不同,媒體對這些國軍抗戰老兵的“敘述”(天曉得,也許這些說不上是可憐還是幸運的老人根本就沒有任何敘述,只是媒體或志愿者在“敘述”罷了),采取了照單全收,完全相信的態度——盡管許多敘述有如此明顯的破綻,比如屈指一算,有的老兵六歲就上了黃埔軍校,有的老兵的部隊番號根本就不存在。

三、犄角旮旯冒出那么多“抗戰老兵”的故事,有幾個經得起推敲?

  關于抗戰老兵的故事,為了服務于他們未可言說的目的,只能是造謠造謠再造謠,而且是毫無邏輯、毫無事實依據的低劣造假。這里,筆者搜集整理了幾例媒體和公知造假“抗戰老兵”的案例:

  1. 上著學就四戰長沙了

  先來觀摩一下《新京報》的這記“刀法”:

  根據關于李昭東的介紹,他原名李振聲,1918年10月生于河北通縣(現北京市通州區),是黃埔軍校18期學員。1937年9月,李昭東在漢口響應抗日到底的號召,赴上海嘉定縣入伍98師,首戰即任重機槍連班長。1943年在軍部搜索連任中尉排長,在軍部諜報隊任上尉諜報員。1944年調到青年軍 202師,時任戰斗防御炮連上尉連長。老人參加過長沙四次大會戰,負輕重傷三次。由于屢立戰功, 1945年在重慶被授予梅花獎章。日軍投降后,蔣經國委派他到胡宗南新17旅任旅部上尉參謀,旅長王作棟、團長畢鐵橋。最后官至少將。

  黃埔18期學員?黃埔18期應該是41年四川入學,43年畢業,據網友查證,18期里面名冊查無此人!

  參加了四次長沙會戰?歷史上的長沙會戰第一次是39年9月至10月,第二次是41年9月17日至10月6日,第三次是41年12月到42年1月。莫非當時的黃埔軍校已經把學校搬到了抗戰前線?

  獲得“梅花勛章”?首先《陸海空軍勛賞條例》中不存在這個勛章,然后國軍唯一飾有梅花的是復興榮譽勛章,只頒發給飛行員……

  2. “被槍斃外公”的各種“亂入”

  “一二九抗戰”??筆者孤陋寡聞,只聽說過“一·二八淞滬抗戰”和“一·二九運動”。

  抗戰爆發后回國報考“河北保定軍官學校”?筆者只知道有個“保定陸軍軍官學校”,最后的校長還是“常凱申”,可是,保定軍校1912年設立,1923年就停辦了!

  這位公知讓自己的外公經歷各種歷史“亂入”,你確定不是在自己陣營“釣魚”嗎?

  3. 潛伏反共敵特搖身一變成了刺殺汪偽政權武漢市長的“特工”

  中新網的這則報道稱,現年93歲的陳世麟在60年前“曾憑獨特的‘聽風’本領”刺殺了敵占區的汪偽政權武漢市長。抗戰勝利后,“離開部隊的他一直任職于昆明蓄電池廠,為千家萬戶亮上電燈。”報道同時說,陳世麟自1975年起在昆明定居,至今蝸居于公廁旁邊的一處小房間里。

  武漢1938年10月陷于日軍之手。從1939年到1945年,在此期間出任偽政權市長的僅有張仁蠡和石星川兩人。張仁蠡于1951年被新中國人民政府處決,石星川則在1948年死于國民政府獄中——陳世麟與二人中任何一人的死都毫無關系。至于“聽風”這神鬼妖魔本領,好吧,筆者只在電視劇《暗算》里看過。

  網友@胡亦南整理轉發了陳世麟的真實履歷:

  軍統頭子沈醉給開證明都未改變其待遇,曾經的經歷敢不敢詳細抖一抖?

  4.死無對證——蹭歷史熱點事件增加關注度

  除了開頭筆者提到的劉景軾,樊建川整出的謠言還包括楊耀輝。

  2010年12月16日,真正最后一位的“八百壯士”楊養正在重慶病逝。次年1月,在樊建川的大力發掘下,楊耀輝就自稱楊根奎浮出水面,炮制了自己從“八百壯士”到國軍少將副師長的傳奇故事。

  據稱,楊耀輝1921年出生,1936年在什邡參軍,被編入中央軍第88師,次年8月隨軍赴上海參戰,10月太行倉庫保衛戰時,任第88師524團謝晉元部1營2連上士班長,至26日時,已晉升為1排中尉排長。1941年12月,謝晉元部官兵被日軍俘虜,押赴南京、安徽等地。1945年,楊耀輝脫逃并投奔第十戰區。當年8月10日,他聽到了日本無條件投降的消息。1946年,他回到金堂縣老家,不久再赴成都參軍,被成都軍官大隊24中隊錄取。此后,楊在奉節遇到原88師師長、時任第16兵團司令孫元良,得到提拔,后出任第124軍223師少將副師長。1949年12月,赴四川新繁就職的楊耀輝遭到124軍軍長吳峻人的冷遇,吳“借故未予認可”其身份。于是楊再次返鄉,一直隱姓埋名至2011年,此前未聯系過“八百壯士”中的其余幸存者。

  以上說法可謂漏洞百出。據謝晉元之子謝繼民的記述,中央軍第88師1935年秋“從四川省涪陵調萬縣稍作休整”,即“從萬縣乘船沿長江東下,開赴上海附近地區”,并未在什邡招募兵員。而參與淞滬會戰的兩支川軍部隊,第20軍和第43軍26師,當年均駐防貴州,沒有可能臨時入川抓丁。拋開這些不說,據謝繼民的記載,1937年10月27日謝晉元率部布防時,524團1營2連1排排長陶杏春代理1連連長,擬提拔為1排排長的1班班長蔣敬當日下午被俘犧牲,未提及1排“中尉排長”楊耀輝或楊根奎。至于楊1945年8月10日就“聽到日本無條件投降的消息”更是令人匪夷所思;稍有常識的民眾都會知道,日本宣布無條件投降是當年8月15日才發生的事情。而內戰末期的第16兵團司令孫元良,也斷無資格任命隸屬第14兵團的124軍223師副師長。至于一個毫無背景資歷的川中青年,是如何15歲參軍,16歲就當排長,此后再未經歷過戰事,在25歲重新入伍后卻得到飛快提拔,并在28歲以前就火速升至國軍少將副師長,還能躲過多年鎮反和政治運動的,媒體更是諱莫如深。

  在一眾網友的考證之下,歷史事實已經很清楚了:真正的楊根奎另有其人。楊根奎,1910年生,浙江人,四行倉庫保衛戰的親歷者,已故去多年,其子至今仍在浙江務農。楊耀輝,1921年生,四川金堂人,1946年在成都軍官總隊學習,曾任國軍排、連長,其余履歷不明。

  樊建川因為2011年精心炮制“最后的八百壯士楊耀輝”轟動一時,后來其人因發現造假被揭露而再次引發關注,至今沒有任何回應和改變。《華西都市報》最近仍然大張旗鼓地幫著樊建川鼓吹“抗戰老兵”劉景軾。

  以上列舉了幾例造假的“抗戰老兵”案例,下面再列舉幾條“迫害”“抗戰老兵”的例子。媒體和公知口中的“抗戰老兵”現實中也是有的,于是他們對這類人的炒作就集中于他們活到新中國以后被“迫害”了。至于國民黨將領,大多在三年解放戰爭中站在了反人民立場,對人民犯了罪的,對少數極端反動分子的制裁,在任何一個國家都是正常的。況且,對于一般的國民黨戰犯,在經歷改造后都特赦了。

  5.  “晚景凄涼”?有視頻也不一定有真相

  2016年,網絡上流傳著唐師曾先生拍攝的寧海祝仁波老兵的一段視頻,大意是一位96歲高齡的抗戰老兵多年來一個人凄苦地住在由廁所改建的舊房子里,受盡這人世的苦難。去年是抗戰勝利70周年,老人才有幸有了每個月1600元的生活費,但這錢無法在城市中生存,他還是無法回到出生地上海。攝影師唐師曾幾度哽咽,懇請社會各界伸出援手,屋外還特別應景地下著暴雨來渲染氣氛。

  這段視頻不知道讓多少人淚流滿面,黯然神傷!讓多少人心生憤恨,為老人打抱不平!讓多少人痛罵當地政府的冷血和當地志愿者的冷血。

  袁立轉發自己團隊唐師曾的視頻說:我不難過,許是做志愿者,這樣的“活化石”,看的不止一位了。我知道有最后的審判,也有一位無限者會安慰每一顆受傷的靈魂。

  在這個視頻被大量轉發之后,真相出現了大反轉!!!中國關愛抗戰老兵群群主光頭哥站出來辟謠說:

  1、老人基本情況:祝老是上海人,戶籍在上海,流落到寧波寧海。大兒子從上海寶山農行領導崗位退休,有足夠經濟能力贍養父親。祝老兒子多次要求老人回上海,只是祝老未從。

  2、老人居住房子:至少已經居住十幾年,產權是他人,無法去修建。志愿者和寧海政府多年做老人的思想工作:住養老院,但老人的強烈愿望是住在舊房子里。

  3、老人得到的關愛:近四年的時間里,志愿者對老人關懷盡職盡責。祝仁波老人生病期間,志愿者每天送飯長達半年多時間,每月還有“太陽花公益”固定五百元生活資助。

  4、老人經濟收入:大概每年來自政府和社會各界關愛收入不少于兩三萬,而非自“抗戰勝利七十周年紀念”后才開始有。

  5、視頻20秒開始出現的穿短褲、綠衣服男人就是祝老的大兒子。贍養老人也好,贍養抗戰老兵也好,誰應該是第一責任人?

  6、這位祝老兵在解放戰爭期間是軍統人員——這樣的人能安然活到現在,已經夠寬大了!

  公知被自己這段視頻打臉太厲害了,目前網絡上基本已經銷聲匿跡。

  6.  “高風亮節,卻受到迫害”

  在網絡上流傳著關于所謂新6軍少校軍官袁祥斌的電視片:《無名的野花》(https://v.youku.com/v_show/id_XMzI3OTYzNDQ0.html)視頻控訴袁祥斌建國后受到了種種“迫害”。

  微民網網友對這段視頻提出了質疑:

  所謂抗戰老兵袁祥斌,我來說說他經歷存疑的幾個地方http://www.vimiy.com/a/dazahui/247783.html

  一、到底是黃埔幾期?在袁的自述中,他稱自己“看到了《東南日報》上刊載的中央陸軍軍官學校(黃埔軍校)第十七期招新生的廣告,避開敵我交火的南昌,取道臨川、新余、分宜、萍鄉、醴陵,繞道至長沙,接著乘火車到廣西桂林,再輾轉貴州貴陽、重慶,最后到達成都。后編入第17期第二大隊。”

  而在電視片《無名的野花》中,稱“1941年初,舅公協助黃埔軍校在天臺招收第十八期學員,袁祥彬和哥哥獲悉后當即報名。17歲的袁祥彬穿著母親縫制的背心和另外十幾名天臺少年,一路艱辛跋涉。不斷繞行交戰區域,時刻躲避天上的炸彈、地上的瘟疫和黑暗里的搶匪,走了兩個多月,終于在11月份到達成都附近的青羊宮,被編入黃埔第18期二大隊學習。”

  到底是17期還是18期?無論是哪一期,都與事實矛盾。

  請注意袁的自述,他稱“避開敵我交火的南昌”,參閱《江西抗戰大事年表》可知,南昌1939年3月27日淪陷,反攻南昌戰役1939年5月結束,此后直到抗戰結束,南昌附近沒有發生過交火,而中央陸軍軍官學校第十七期第二總隊入學時間是1940年5月6日,請問他是如何穿越回1939年經歷南昌交火的?

  而中央陸軍軍官學校第十八期第二總隊入學時間是1941年12月25日,1941年已經打第三次長沙會戰了,如果是避開敵我交火的長沙還有可能,避開淪陷2年之久的南昌實在差的太遠。

  二、遠征軍經歷造假 1.新6軍軍部情報隊的經歷造假

  在袁的自述中,他稱自己“到印度后,我被編入中國遠征軍新6軍軍部情報隊,擔任區隊長,軍長廖耀湘。”

  在電視片《無名的野花》中,又稱“結束了蘭姆伽基地的訓練,袁祥彬被編入中國遠征軍新6軍軍部情報隊,直接接受李濤領導的參謀處指揮。”

  兩處都稱袁是在新6軍軍部情報隊,且受李濤領導的參謀處指揮,此處犯了常識錯誤。

  李濤字滌吾,湖南邵陽人,黃埔軍校第六期步兵科、陸軍大學第十期畢業。抗戰之前為軍政部機械化團連長、營長、中央機械化學校教官,39年任新22師部參謀,參加昆侖關戰役,后任第5軍新22師參謀長,1944年5月新6軍成立時,任新6軍新22師師長。

  李濤從未到新6軍軍部領導過參謀處,此處描述是造假的。

  并且,在袁的自述中,他稱自己“我在印度2年多時間,經常進行軍事訓練,主要訓練森林戰術。44年春天左右,我們部隊從印度開始反攻,先后打下克老緬、孟拱等地方,再打到密支那(敵軍總指揮部)”。

  前文說了,袁自稱自己到印度被編入新6軍軍部情報隊,在印度2年時間,44年春天部隊開始反攻,此處更是出現了極大的繆誤,新6軍是1944年8月,國民政府為加強中緬印戰區的軍事力量,合編組成的,由廖耀湘任軍長,就算袁一到印度,44年春天部隊就開始反攻,可是此時新6軍尚未成立,何來“編入新6軍軍部情報隊”?

  2.在印度2年多經歷造假

  新6軍45年1月就回國了,中央陸軍軍官學校第十八期第二總隊畢業時間是1943年10月8日,袁還分到重慶防空司令部一段時間,就算43年10月就到印度了,怎么湊也湊不出“在印度2年多”吧?

  因此袁的遠征軍經歷嚴重造假。

  三、“響應十萬青年十萬軍參加遠征軍”造假1944年9月16日,蔣介石在國民參政會即席演講,號召全國知識青年積極從軍,提出“一寸山河一寸血,十萬青年十萬軍”的口號。隨后,國民黨中央決定廣泛發動知識青年從軍運動,征集知識青年十萬人,編組遠征軍。

  而袁的自述中稱,“時流傳十萬青年十萬軍,號召有志青年參加中國遠征軍,有好多大專院校畢業或未畢業的學生響應參加,那時我也積極報名并參加了中國遠征軍。”

  電視片《無名的野花》中稱:“一寸山河一寸血,十萬青年十萬軍,1943年,中國遠征軍第二次出征的集結號吹響,袁祥彬與同學們紛紛報名。”

  請問袁在1943年是如何響應蔣介石1944年9月才提出的“一寸山河一寸血,十萬青年十萬軍”口號的?

  此處經歷造假。

  四、43年初戰經歷造假。在電視片《無名的野花》中,稱:“1943年,炮科畢業后的袁祥彬被分到重慶防空司令部,駐守朝天門碼頭。第一次參戰的經歷至今讓老人記憶猶新。眼見著敵機騷擾可就是打不著,心里越來越憋屈。”

  中央陸軍軍官學校第十八期第二總隊畢業時間是1943年10月8日,畢業后分配到重慶,而1943年8月23日以后,日軍已無力轟炸重慶市區,請問袁祥斌是怎么在畢業后駐守朝天門目睹日軍飛機轟炸的?

  初戰經歷造假。

  五、建國后經歷造假。針對國民黨軍官和潛伏特務的肅反鎮反是1950-1957年。

  袁稱自己因國民黨軍官的身份于1958年判刑,1989年獲釋,此段經歷至少是沒有說出全部事實。

  袁祥斌不是在肅反鎮反時判刑而是1958年判刑,說明不是因為參加國民黨軍而被判刑,他到底因為什么被判刑?袁的自述和電視片中都含糊其辭。

  1977年最后一次對國民黨特赦,所有因國民黨軍經歷判刑的已全部離開勞改隊,作為國民黨軍隊的少校,為什么他沒有離開,呆到1989年才釋放?他建國后到底有沒有其他罪行?袁的自述和電視片也沒有說明。

  7.  隱瞞反動歷史

  2007年逝世的原國軍第30軍27師師長仵德厚,至今享有“抗日名將”的美譽,因為他曾以營長身份率眾血戰臺兒莊。而部分媒體和個人極力宣揚其抗戰事跡,實際上是為了與其1949-1959年間淪為囚徒的遭遇形成對比,以此突出對“抗戰名將”的不公。

  媒體報道里語焉不詳的歷史事實是:1948年11月3日,太原戰役期間,仵德厚向閻錫山出賣了與其共同出自西北軍的老首長、30軍軍長黃樵松,使其起義計劃擱淺。臺兒莊戰役時任27師師長,戰功赫赫的黃樵松被押送南京,后遭槍決。仵籍此由上校旅長晉升為少將師長。

  太原城破前,閻錫山指示下屬“不做俘虜,尸體不與共黨相見。”城破后,仵卻被解放軍俘虜判刑,而且在獄中表現積極。他于1959年被釋放。當時仍有大批國民黨軍官在獄中接受改造,而回鄉后的仵德厚不久就出任了縣政協委員,最終壽至97歲。

四、精心謀劃的滅國行動

  這些年下來,雖然在有一定網絡閱歷的網友面前,“抗戰老兵”這個詞早已經是臭不可聞,每一個所謂的抗戰老兵的模式都是高調悲慘出場、體無完膚退場,但傳媒工具掌握在主流公知和媒體手中。質疑的真實聲音只能在小眾傳播,造謠的一干眾人卻未受到任何制裁,繼續炮制一個又一個謠言,影響了大量群眾。究竟是誰在制造傳播這些謠言,他們這么做的動機又是什么呢?

  1. “抗戰老兵”故事的傳播路徑

  抗戰老兵的話題,最初是因記者孫春龍于2008年為滯留緬甸的遠征軍老戰士發起的“老兵回家”公益行動而進入大眾視野。在2011年前后發展成為一個主流話題,并延續至今,已經成為一個全民關注的話題。

  單從“傳播學”的角度來講——這是一個非常成功的案例。

  參與者從公知、基金會和NGO、個人口述史和民間博物館、大小單位學校和企業,到一眾“南fang系”媒體、甚至某些國字號主流媒體。

  每當一個故事出來,各大媒體都鋪天蓋地的轉載,形成對大眾全方位無差別的“輿論轟炸”。可以說,作為媒體的主力,南fang報系則肩負廣泛傳播的重任,官媒起到了提供公信力的作用;

  而公知則負責對這些故事進行再次解讀,混淆歷史、誘導群眾、煽動情緒。

  基金會、NGO、包括地方的各種愛心團隊,往往會有各種場景化的活動。這使得民眾的感情有了一個出口,同時也因近距離接觸引發的共鳴,使得民眾情感是豐富的,疑問在潛意識中也得到了求證。詭異的是在地的抗戰老兵活動,往往還有當地民政系統參與。

  個人口述史和民間博物館則提供了一個立體的感情承載場所。在四川,有著廣泛影響力的就是樊建川的建川博物館。建川博物館已經成了成都地標性的建筑之一,成都大小單位、學校和企業往往都會把建川博物館作為學習和參觀的必選項,筆者四川籍立場還不錯的朋友提起建川博物館幾乎都是直豎大拇指,對樊建川稍有質疑迎來的必是責難。吊詭的是,大小單位、學校和企業因著黨建和團體活動的需要,在“不忘初心”的大背景下,也往往會選擇通過基金會和NGO參加活動,或者到民間博物館學習。耐人尋味的是,被嚴重夸大的劉景軾老人的故事恰是樊建川本人吹出來的。面對網友長達數年的質疑,不知人家是心虛還是不屑,從不回應。

  一套組合拳下來,長年累月的耳濡目染。傳播的媒介和套路是成功的,在引起大眾情感共鳴方面也是成功。一如上節提到的國軍抗戰老兵早年作出貢獻,晚年或生活凄慘或曾受不公正待遇。如此巨大的反差,在全民對抗戰同仇敵愾的大背景下,在中華民族扶危助困、同情弱者的傳統之下,民眾的感情很難不被激發,形成了對現政權的控訴。他們編造的國軍抗戰老兵的戰功越大,表現越無辜,這種控訴就越有力。

  可以說,每個被掛上"抗日老兵"、"抗戰名將"、"抗戰英雄"牌位的老者,不論他們當年的理想是救亡圖存還是功名利祿,不論他們當年的主業是清鄉剿共還是抗日救國,不論他們當年是否一敗千里,不論他們如今是否記憶偏移,都被某些群體視若珍寶,淪為其手中達成其特定目的的工具。

  2.  欲滅其國比先滅其史

  正如郭松民所言,“國軍老兵以‘民國遺民’的形象出現,傳遞的信號是對共和國的不認同,卻得到共和國媒體的大規模宣傳,這是十足的政治亂倫。

  在真實的歷史上,相較于古代“斬草除根”的做法,毛主席領導的中國共產黨對國民黨的高級戰犯可謂是非常仁慈。做過很多壞事的戰犯也只是被關起來思想改造、治療疾病,比如杜聿明多年腎病、被蔣介石支使無法治療,最后是在戰犯管理所治好的。然后視情況特赦釋放,去美國臺灣香港也行。愿意在大陸工作的進政協參政、到文史館寫回憶錄。對于國民黨基層士兵,都是甄別后教育一下,收編、遣散而已,想回家的還給發路費,回到家鄉一樣給分地。解放戰爭結束以后,解放軍六百萬兵員中大約六成是原國軍,有的后來的職位還高于當年俘虜自己的戰友。比如曾任解放軍常務副總參謀長的徐惠滋上將,就是在遼沈戰役中被俘的國軍士兵,當年“強迫”他入伍的解放軍連長后來反而成了他的下級。

  與樊建川同樣為成都人的高戈里老師,出版了一本書《心路滄桑——從國民黨60軍到共產黨50軍》,高戈里是原50軍政委高星耀之子,這本書采訪近200人,其中國民黨起義、被俘官兵116名(從師職到普通士兵),真實記錄了經過共產黨改造的國軍將士不再為反動派賣命,而是洗心革面、為人民建功立業的歷史。“抗戰老兵”受到不公待遇的即便有、也只是極個別。高戈里老師的這本書反映的是最廣大多數國軍的命運,主流媒體對此書卻視而不見,以致于此書銷售慘淡,而那些編造出來的“抗戰老兵”故事卻被大肆傳播。在“抗爭老兵”問題上,希特勒的宣傳部長戈培爾那句“謊言重復一千遍就會成為真理”,被當今的知識精英和主流媒體用的滾瓜爛熟。

  在知識精英和主流媒體的傳播語境中,與“抗戰老兵”待遇截然相反的是那些真正的人民英雄。對抗日英雄狼牙山五壯士,是跳下懸崖還是“溜”下懸崖他們要考證一番;壯烈犧牲的毛岸英被他們硬塞入一個“蛋炒飯”的情節進行丑化;犧牲于美帝國主義燃燒彈之下的邱少云被無情調侃,甚至被無恥商家拿來炒作;“太行師娘”被那個主持人梁本田用自己齷齪、自私的心態隨意解構、質疑;劉胡蘭英勇就義被惡搞成“腦子反應慢,鬼子面前站隊沒有及時后退而遇害”;黃繼光被質疑“身體擋不住子彈”;董存瑞炸碉堡時的最后一句話也被戲說成了“同志們,河南人是個騙子!”……

  這樣的例子實在太多太多了,最后給一般民眾形成的印象就成了“官宣”的人民英雄沒一個是真的,他們編造的“抗戰老兵”故事反倒成了“真實秘聞”。這種對抗戰歷史和中國革命史的改寫,是對“國民黨是抗戰中流砥柱”的呼應,共產黨反而成了虛假宣傳、虐待“抗戰英雄”的一方,以此增加普通民眾對共產黨和新中國的憎惡,同時增加對國民黨的好感,其用心是顯而易見的。

  公知、基金會和NGO、民間博物館、企業,再到一眾媒體的這場合謀行動的動機是明確的,今天,他們的經濟地位已經處于中上層階級,他們顯然不滿于現在的政治地位。長此以往,新中國的合法性就要備受質疑,而曾經被打倒的“反動派”又要被招魂。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小石頭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k0856)

收藏

心情表態

文章評論

今日頭條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房峰輝落馬記
  2. 所謂“娛樂界反腐”突然熱門的原因
  3. 【妖風異事】冰冰涼后,崔永元再公布逃稅明星名單?
  4. 羅永浩拿了成都人民6個億,都做了些什么?
  5. 今天,趙麗穎贏了,崔永元輸了
  6. 重陽節,思念國父毛澤東!
  7. 西路軍的事兒,怨不著共產國際!
  8. 頑石:“55式軍服”背后那些鮮為人知的往事
  9. 師偉:崔脊梁和梁本田
  10. 官僚機構里的“卸磨殺驢”
  1. 質疑崔永元的請閉嘴PK為何不能質疑他?
  2. 張志坤:中美關系緣何走到今天這一步
  3. 人民需要崔永元
  4. 郭松民:為什么說崔永元捅破了天?
  5. 房峰輝落馬記
  6. 稅總的通知,讓范冰冰情何以堪
  7. 大快人心的正確決策
  8. 特朗普的這句話能否震醒國人?資本主義是死路一條!
  9. 你以為大家都在助力崔永元揭開娛樂圈黑幕嗎?你錯了,在黑幕下怡然自得的大有人在!
  10. 《東方紅》的復出
  1. 不要毛澤東,決不是共產黨的做派
  2. 有人編造謠言抹黑毛主席 張玉鳳發表最新聲明
  3. 郭松民 | 推崇冒牌抗戰英雄,非其鬼而祭之,諂也!
  4. 質疑崔永元的請閉嘴PK為何不能質疑他?
  5. 終于,房子開始吃人了
  6. 上海警方對崔永元舉報展開調查
  7. 突發!臺當局今天對二水基地斷水斷電,逮捕魏明仁,需要10萬元方可保釋,26日拆毀二水基地
  8. 雨夾雪:一個關于毛主席的謠言是怎樣煉成的?
  9. 我們村最有福氣的女人自殺了
  10. 從小到大,他才是我們誤解最大的歷史人物
  1. 今天是這位偉大士兵的忌日,理解了他就理解了我軍勝利的密碼
  2. 任志強不再嘴硬,砸售樓處的炒房客提著棍子滿世界找他
  3. 人民需要崔永元
  4. 質疑崔永元的請閉嘴PK為何不能質疑他?
  5. 官僚機構里的“卸磨殺驢”
  6. 煙花下的殺戮:美軍使用白磷彈轟炸敘利亞
海南4+1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