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章 > 思潮 > 思潮碰撞

岳青山:高舉《宣言》旗幟,“千萬不要忘記階級斗爭” ——紀念《宣言》發表170 周年

岳青山 · 2018-10-14 · 來源:烏有之鄉
階級斗爭“淡化”不得,更“勾銷”不得!否則,就定將變成美國“都可以接受的”、“已是別樣的社會里實行的別樣的‘馬克思主義’”了。

  岳青山:高舉《宣言》旗幟,“千萬不要忘記階級斗爭”

  ——紀念《宣言》發表170 周年

  今年是《共產黨宣言》發表170周年。《宣言》是國際無產階級公認的共同綱領, 正如馬克思和恩格斯在1972年德文版序言中所說的:它是共產主義政黨第一個“周詳的理論和實踐的黨綱”;“不管二十五年來的情況發生了多大的變化,這個《宣言》所發揮的一般原理整個說來還是完全正確的。個別地方本來就可能做某些修改”(《馬恩選集》第1卷,第228頁,以下凡引此書,只注頁碼)

  習近平總書記在主持中央政治局集體學習《共產黨宣言》發表講話指出:我們重溫《共產黨宣言》,就是要深刻感悟和把握馬克思主義真理力量,堅定馬克思主義信仰,追溯馬克思主義政黨保持先進性和純潔性的理論源頭,提高全黨運用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解決當代中國實際問題的能力和水平,把《共產黨宣言》蘊含的科學原理和科學精神運用到統攬偉大斗爭、偉大工程、偉大事業、偉大夢想的實踐中去,不斷譜寫新時代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篇章。

  那么,《宣言》究竟闡明了哪些“馬克思主義的一般原理”? 我們要深刻感悟和把握哪些“ 科學原理和科學精神”?今年以來,大家發表了很多很好的意見,我讀后受益匪淺,但也總感對《宣言》中階級斗爭的理論,似未予以應有的重視。個中原因,或是要淡化,或是有質疑,或是應“勾銷”。本文擬就這個問題,談一點自己的想法。

  一、階級斗爭理論是“《宣言》核心的基本原理”

  恩格斯在1883年德文版序言和1888年英文版序言中,先

  后兩次對《宣言》“始終貫徹的基本思想”,或《宣言》“核心的基本原理”作出了經典概括,深刻闡明了階級斗爭理論在《宣言》中的重要地位。

  他是這樣說的:“《宣言》中始終貫徹的基本思想,即:每一歷史時代的經濟生產以及必然由此產生的社會結構,是該時代政治的和精神的歷史的基礎;因此(從原始土地公有制解體以來)全部歷史都是階級斗爭,即社會發展各個階段上被剝削階級和剝削階級之間、被統治階級和統治階級之間斗爭的歷史;而這個斗爭現在已經達到這樣一個階段,即被剝削被壓迫的階級(無產階級),如果不同時使整個社會永遠擺脫剝削、壓迫和階級斗爭,這就不再能使自己從剝削它壓迫它的那個階級(資產階級)下解放出來。”(第232、327頁)

  這里,恩格斯把“《宣言》中始終貫徹的基本思想”,或“構成《宣言》核心的基本原理”,歸結為三大要點:

  ①  每一歷史時代主要的經濟生產及由此必然產生的社會

  結構,是該時代政治的和精神的歷史的基礎,社會存在決定社會的意識,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筑,這是歷史唯物主義的基石;

  ② “因此,(從土地公有制解體以來)全部歷史都是階級

  斗爭,即社會發展各個階段上被剝削階級和剝削階級之間、被統治階級和統治階級之間斗爭的歷史”;

  ③ 階級斗爭發展到現今的階段,被剝削被壓迫的無產階級如果不同時使整個社會永遠擺脫剝削、壓迫和階級斗爭,實現共產主義,就不再能使自己從資產階級的剝削和壓迫下解放出來。

  恩格斯這里概括的“構成《宣言》核心的基本原理”的三大要點中,后兩大要點就全是階級斗爭,凸現階級斗爭在《宣言》的重要地位。

  列寧和恩格斯的心是相通的,也是把階級斗爭視為《宣言》的基本思想。他在《卡爾·馬克思》中對《宣言》的基本思想作過這樣的概括:“這部著作以天才的透徹鮮明的筆調敘述了新的世界觀,即包括社會生活在內的徹底的唯物主義、最全面最深刻的發展學說辯證法以及關于階級斗爭、關于共產主義新社會的創造者無產階級所負的歷史使命的理論。”(《列寧選集》第2卷,第578頁)

  可見,《宣言》階級斗爭理論是“構成《宣言》的基本思想”不可或缺的、重要組成部分,貫串于《宣言》始終;在《宣言》中,馬克思和恩格斯第一次深刻闡述了階級斗爭的理論。

  如果淡化階級斗爭,那就是淡化《宣言》;無視階級斗爭,也就是無視《宣言》;“勾銷”階級斗爭,就等于“勾銷”《宣言》!

  試想,不承認或者否定了階級斗爭,還有-什么《宣言》可言?

  二、《宣言》究竟闡明了哪些階級斗爭的原理?

  在馬克思主義的發展歷史上,馬克思和恩格斯在《宣言》中第一次深刻闡述了階級斗爭的原理。

  第一、原始公有制解體以來的社會歷史是階級斗爭的歷史

  馬克思和恩格斯在《宣言》中對私有制產生以來的社會歷史的本質作出了科學的規定。

  《宣言》的第一章題為“資產者和無產者”中開宗明義第一句所指出的:“到目前為止的一切社會的歷史都是階級斗爭的歷史,即社會發展各個階段上被剝削階級和剝削階級之間、被統治階級和統治階級之間斗爭的歷史”。

  這里所謂“到目前為止的一切社會”,恩格斯在1883年德文版序言中注明為“從原始土地公有制解體以來的一切社會”,它的歷史是階級斗爭的歷史。表明此規定的歷史性,既不是自古以來就如此,也不是永恒就這樣。這是因為,在人類社會發展的歷史長河中,階級和階級斗爭畢竟只是極為短暫的現象;未來的共產主義社會,階級斗爭已經消失;只有立足于私有制基礎的社會歷史,才是階級斗爭的歷史。

  《宣言》具體論述了奴隸制社會產生以來的社會歷史,是階級斗爭的歷史。

  “在過去的各個歷史時代,我們幾乎到處都可以看到社會完全劃分為各個不同等級,看到由各種社會地位構成的多種階梯。在古羅馬,有貴族、騎士、平民、奴隸,在中世紀,有封建領主、陪臣、行會師傅、幫工、農奴,而且幾乎在每一個階級內部又有各種獨特的等第。”

  “從封建社會滅亡中產生出來的現代資產階級社會并沒有消滅階級對立。它只是用新的階級、新的壓迫條件,新的斗爭形式代替了舊的。”(第251頁)

  自從土地公有制解體以來,生產資料的私有制基礎使社會分裂出階級,階級斗爭也就是必然的了。正如《宣言》說的:“自由民和奴隸、貴族和平民、領主和農奴、行會師傅和幫工,一句話,壓迫者和被壓迫者,始終處于相互對立的地位,進行不斷的,有時隱蔽有時公開的斗爭 ,而每一次斗爭的結局都是整個社會受到革命改造或者斗爭的各階級同歸于盡。”(第251頁)

  這種奴隸社會中奴隸主貴族和奴隸、封建社會中封建領主和農奴、資本主義社會中資產階級和無產階級的階級斗爭,成為各個社會的主要矛盾,推動著社會的運動、變化和發展。

  “到目前為止的一切社會的歷史都是在階級的對立中運動的,而這種對立在各個不同的時代是各不相同的”。(第271頁)

  因之,階級斗爭成了社會發展的“直接動力”。私有制社會的歷史按其本質來說,就是階級斗爭的歷史,即被剝削階級與剝削階級、被統治階級和統治階級斗爭的歷史。

  《宣言》關于私有制社會歷史的本質規定,為我們觀察這些社會歷史提供了基本的方法論原則。列寧指出:馬克思主義的階級斗爭理論,既是歷史觀,又是方法論,它“給我們指出了一條基本線索,使我們能在這種看來迷離混沌的狀態中發現規律性。”(《列寧選集》第2卷,第578頁)如果放棄這條觀察社會的“基本線索”,廢棄階級分析的方法,那就勢必在“看來迷離混沌”中找不到前行的正確方向。

  現今世界,只有中國等幾個國家屬于社會主義國家,即使這里,也存在著階級和級階斗爭;至于整個世界,則基本上仍是資本主義的“一統天下”;美國成了唯一的超級霸權帝國。因之,我們觀察世界,看待中美關系 ,無疑還應把握好這條“基本線索”,才能發現規律性,避免盲目性。

  否則,就難免不在“看來迷離混沌的狀況”中迷失方向,矇頭轉向。

  第二、階級和階級斗爭的產生、存在,歸根到底是經濟的原因

  “人猿揖別”后,在漫長的原始氏族社會中,并沒有階級,為何后來又產生和存在階級和階級斗爭呢?

  恩格斯在關于“《宣言》核心的基本原理”中作了科學的回答。

  這就是他所指出:“每一歷史時代主要的經濟生產以及由此必然產生的社會結構,是該時代政治的和精神的歷史所賴以確立的基礎;因此,(從原始土地公有制解體以來)全部歷史是階級斗爭的歷史 。”說的是,社會存在決定社會意識,每一時代的生產方式構成該社會的經濟基礎 ;生產力決定生產關系、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筑;生產力發展到一定的階段,私有制取代原始土地公有制;在私有制的經濟基礎上,社會就必然分裂為剝削與被剝削、壓迫和被壓迫兩大對抗階級。這就是奴隸社會中奴隸主階級和奴隸階級、封建社會中封建地主階級和農民階級、資本主義社會中資產階級和無產階級。

  不管哪個社會形態,只要是立足于私有制的經濟基礎,那就必然分裂為兩大對立的階級,剝削階級和被剝削階級、壓迫階級和被壓迫階級,必然出現兩極分化,這是不依人的意志為轉移的。

  《宣言》透徹分析封建社會解體以來,伴隨資本主義生產方式、資本主義私有制的產生和發展,資產階級及其對立面無產階級也就隨之產生、壯大。

  他們指出:現代資本主義社會脫胎于封建社會。在中世紀的社會里,生產是為了供給自己消費。隨著資本主義的私有制和商品經濟的產生和發展,“從中世紀的農奴中產生了初期的城關市民;從這個市民等級中發展出最初的資產階級分子。”他們使用雇傭勞動進行手工業生產。這就是資本主義的萌芽。由于新航路的發現和市場的擴大,商品需求快速增加,于是,資本主義生產就逐漸由簡單協作過渡到工場手工業,隨之,“現代大工業代替了工場手工業;工業中的百萬富翁,整批整批產業軍的統領,現代資產者,代替了工業中的中間等級”,現代資產階級就產生了(第252頁)

  “由此可見,現代資產階級本身是一個長期發展過程,是生產方式和交換方式的一系列變革的產物”。(第252頁)

  新興資產階級發展、壯大的過程,就是它和腐杇的封建地主階級斗爭的過程。斗爭的結果,資產階級推翻了腐杇的封建地主階級的統治,并“在現代的代議式國家里得了獨占的政治統治”(第253頁)建立了資產階級的“現代國家”。

  新興的資本主義生產方式、資本主義私有制的產生和發展,不僅產生了現代資產階級,同時也產生了它自己的對立面,即現代無產階級。“資產階級即資本愈發展,無產階級即現代工人階級也在同一程度上跟著發展”(第257頁)。

  《宣言》指出:資本主義社會里頭,資產階級和無產階級之 間的階級斗爭是對抗性的。一方面,資產階級獨占生產資料,“資產階級日甚一日地消滅生產資料、財富和人口的分散狀態。它使人口密集起來,使財富聚焦到少數人手里。由此產生的后果就是政治的集中。”(第255頁)

  另一方面,無產階級一無所有。“現代的工人只有當他找到工作的時候才能生存,而且只有當他們的勞動增殖資本的時候才能找到工作。這些不得不把自己零星出賣的工人,象其他貨物一樣,也是一種商品,所以他們同樣受到競爭方面的一切變化的影響,受到市場方面的一切波動的影響。”(第257頁)工人群眾就象士兵一樣被組織起來。他們是產業軍的士兵,受到各級軍士和軍官的層層監視。他們“不僅是資產階級的,資本主義國家的奴隸,并且每日每時都受機器、受監工、首先是受各個廠主資產者本人的奴役。這種專制制度愈是公開地把發財致富宣布為自己的最終目的,它愈是可鄙、可恨和可惡。”(第259頁))

  因之,無產階級反對資產階級的斗爭,也就從它誕生時就

  開始了。《宣言》指出:“無產階級經歷了各個不同的發展階段,它反對資產階級的斗爭是和它的存在同時開始的。”最初是個別 的工人,然后是每一工廠的工人,最后“匯合成為全國性的斗爭,匯合成階級斗爭。而一切階級斗爭都是政治斗爭。”(第260頁)

  由此 《宣言》得出結論:“現代的資產階級的所有制是建筑在階級對立上面,建筑在一些人對另一些人的剝削上面的生產產品占有的最后而又最完備的表現”(第265頁),

  無產階級和資產階級這兩大階級的對立、斗爭是客觀存在的實在,掩蓋不了,否定不了。

  共產黨要勇于面對階級斗爭, “一分鐘也不忽視教育工人盡可能明確地意識到資產階級和無產階級的對立。”(第285頁)

  然而,有些人天真得很,居然設想,在私有制的基礎上不會存在著階級,也沒有階級斗爭,甚至還可能建構出什么“和諧社會”,顯然是白日做夢。

  第三、共產黨是無產階級的先進部隊

  無產階級反對資產階級的階級斗爭,發展到了一定階段,就得“組織成為階級”, 共產黨也就應運而生。共產黨的建立和發展完全是階級斗爭的產物。

  那么,共產黨的性質是什么呢?如何正確看待共產黨?

  《宣言》對資本主義社會各階級作了科學的分析,指明“只有無產階級是真正革命的階級”,共產黨是無產階級的先鋒隊。

  “在當前同資產階級對立的一切階級中,只有無產階級是真正革命的階級。其余的階級都隨著大工業的發展而日趨沒落和消滅,無產階級卻是工業本身的產物。

  中間等級,即小工業家、小商人、手工業者、農民,他們同資產階級作斗爭,都是為了維護這種中間等級,以免于滅亡。所以,它們不是革命的,而是保守的。”(第261頁)

  無產階級反對資產階級斗爭的發展,需要“無產者組織成階級,從而組織成政黨”,而“這件事,不斷由于工人的自相競爭而受到破壞。但是,這個組織是一次又一次地重新產生,并且一次比一次更強大、更堅固、更有力。”(第260頁)

  《宣言》闡明:共產黨不是一般的“工人政黨”,更不是別的什么階級的政黨,而是無產階級的先鋒隊,“共產黨人是各國工人政黨中最堅決的、始終推動運動前進的部分”。這種無產階級的先進性在于:

  “共產黨人不是同其他工人政黨相對立的特殊政黨。他們沒有同整個無產階級利益不同的利益”;

  “在理論方面,他們比其余的無產階級群眾優越的地方在于他們了解無產階級運動的條件、進程和一般結果。”(第264頁)

  而“共產黨人的理論原理,不是以這個或那個世界改革家所發明或發現的思想、原則為根據的。

  這些原理不過是現在的階級斗爭、我們眼前的歷史運動的真實關系的一般表述。”這就是共產主義,“共產黨人可以用一句話把自己的理論概括起來:消滅私有制。”

  可見,共產黨是無產階級的先鋒隊,它的立黨“初心”,就是要“用暴力推翻全部現存的社會制度”, 砸碎無產階級身上的“鎖鏈”,“消滅私有制”,消滅階級剝削和階級壓迫,為實現共產主義奮斗到底。

  毛主席提出,共產黨不忘初心要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但在他那里,為人民服務要突出地、特別地、旗幟鮮明地全心全意為無產階級服務,為勞苦大眾服務。

  這是共產黨階級性的題中應有之義!

  在我國,如果對無產階級重新遭受剝削、壓迫置若罔聞,如果默認社會兩極分化日趨嚴重是理所當然,那就是背離了《宣言》,就是“忘本”!

  第四、階級斗爭必然導致無產階級專政

  資產階級經過暴力革命,推翻了封建地主階級的統治,“奪得了獨占的政治統治”,建立了資本主義的“現代國家”,即資本主義“民主自由”國家,這無疑是歷史的飛躍。但它如同一切國家一樣,實質上仍然是階級統治的工具,是維護資產階級統治、鎮壓無產階級反抗的暴力機器。

  這就是《宣言》所深刻揭明的:“原來意義上的政治權力,是一個階級用以壓迫另一個階級有組織的暴力”;而“現代國家政權不過是管理整個資產階級共同事務的委員會罷了”, 也是維護資產階級剝削和統治的暴力機器(第273、253頁),

  哪能有什么民主、自由的“普世價值”的影子呢?

  因此,無產階級要翻身,要革命,要砸碎套在自己身上的“鎖鏈”,就只有暴力推翻資產階級的統治,使“自己成為統治階級”,無產階級建立自己的國家。

  馬克思和恩格斯指出:“工人革命的第一步就是使無產階級上升成統治階級,爭得民主。無產階級將利用自己的政治統治,一步一步奪取資產階級的全部資本,把一切生產工具集中在國家即組織成為統治階級的無產階級手里,并且盡可能快地增加生產力的總量。”

  這種“無產階級上升成統治階級”、“ 組織成為統治階級的無產階級”, 就是無產階級國家。

  馬克思后來稱之為“無產階級專政”。

  《宣言》莊嚴宣告:“共產黨不屑于隱瞞自己的觀點和意圖。他們公開宣布:他們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現存的社會制度才能達到。讓統治階級在共產主義革命面前發抖吧。無產者在這個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鎖鏈。他們獲得的將是整個世界。”(第285—286頁)

  馬克思恩格斯指明,階級斗爭必然導致無產階級專政。 我國的人民民主專政,實質上也就是無產階級專政。“對于勝利的人民,這是如同布帛菽粟一樣地不可須臾離開的東西。”(《毛澤東選集》第4卷,第1502頁)

  考茨基否認無產階級專政,列寧毫不客氣地斥之為“叛徒考茨基”,理所當然。

  令人驚訝的是,時至今日,我國還有些人卻極端敵視人民民主專政。

  2014年9月,《紅旗文稿》刊發了時任中國社會科學院院長王偉光同志《堅持人民民主專政不輸理》一文,重提人民民主專政,這原本是馬克思主義的基本原理,竟在網絡上遭到一群極右“精英”的瘋狂圍攻,甚至叫囂要對王院長“像審判納粹分子一樣審判”,以予“絞死”,讓他“死在斷頭臺上”,殺氣騰騰!這一觸目驚心的事實充分證明,毛主席65年前尖銳指出的,中國一旦和平演變,無產階級專政就會變成資產階級專政,法西斯專政,真是一針見血!

  第五、階級斗爭的發展規律是“兩個必然”

  《宣言》揭明,每一歷史時代主要的經濟生產方式是該時代政治的和精神的歷史所賴以確立的基礎,生產力和生產關系、經濟基礎與上層建筑之間的矛盾,是社會的基本矛盾。這種矛盾的階級表現,就是階級矛盾和階級的斗爭。

  在資本主義社會,“社會化生產和資本主義占有之間的矛盾表現為無產階級和資產階級的對立”(《馬恩選集》第3卷,第429頁)

  生產關系一定要適合生產力的發展性質、要求,是人類社會發展的普遍規律,古今內外,概莫能外。

  《宣言》指出:在封建社會的末期,由于社會基本矛盾運動、發展,“封建的所有制關系,就不再適應已經發展的生產力了。這種關系已經在阻礙生產而不是促進生產了。它變成了束縛生產的桎梏。它必須被打破,而且果然打破了。”(第256頁)新興的資本主義取代了封建主義。資產階級的勝利和封建地主階級的滅亡,乃歷史的必然。

  《宣言》高度肯定和贊揚:“資產階級在歷史上曾經起過非常革命的作用”;“資產階級在它的不到一百年的階級統治中所創造的生產力,比過去一切世代創造的全部生產力還要多,還要大。”(第253、256頁)

  然而,資本主義社會發展到了18世紀三、四十年代,這種曾經極大促進生產力發展的資本主義私有制,就“已經在阻礙生產力而不是促進生產力的發展了”。

  這就是《宣言》說的:“現在,我們眼前又進行著類似的運動。資產階級的生產關系和交換關系,資產階級的所有制關系,這個曾經仿佛用法術創造了如此厐大的生產資料和交換手段的現代資產階級社會,現在象一個巫師那樣不能再支配自己用符咒呼喚出來的魔鬼了。幾十年來的工業和商業的歷史,只不過是現代生產力反抗現代生產關系、反抗作為資產階級及其統治的存在條件的所有制關系的歷史。要證明這一點,只要指出在周期性的循環中愈來愈危及整個資產階級社會存在的商業危機就夠了。”(第256頁)資產階級的生產關系確實已經太狹窄了,再容納不了它本身所造成的財富了。

  因而,曾經是“資產階級用來推翻封建制度的武器,現在卻對準資產階級自己了。

  但是,資產階級不僅鍛造了置自身于死地的武器;它還產生了將要運用這種武器的人——現代的工人,即無產者。”(第257頁)資產階級大工業的發展,“它首先生產的是它自身的掘墓人。”

  因此,《宣言》振聾發聵地宣告:“資產階級的滅亡和無產階級的勝利是同樣不可避免的。”(第263頁)

  “兩個必然”是階級斗爭發展的必然規律,當然也是社會發展的客觀規律。這是國際共產黨人共同的理想信念,凝聚成了共產黨人的“靈魂”。如果失之,“魂”不附體,那就不成其為共產黨人了!

  總上可知,《宣言》從唯物史觀的基本原理出發,揭明了生產力與生產關系的矛盾、經濟基礎與上層建筑的矛盾,是人類社會的基本矛盾;這種基本矛盾產生并表現為階級矛盾和階級斗爭;自原始土地公有制解體以來,一切社會的歷史都是階級斗爭;無產階級反對資產階級的斗爭發展的需要,就產生了共產黨;階級斗爭必然導致無產階級專政;而“兩個必然”則是不依人的意志為轉移的客觀規律。這就是《宣言》闡明的階級斗爭的理論。

  1852年,馬克思致魏德邁中進一步指明:“無論是發現代社會中有階級存在,或發現各階級間的斗爭,都不是我的功勞。……我的新貢獻就是下列幾點:(1)階級的存在僅僅同生產發展的一定歷史階段相聯系;(2)階級斗爭必然要導致無產階級專政;(3)這個專政不過是達到消滅一切階級和進入無階級社會的過渡。”(《馬恩選集》第4卷,第332—333頁)

  三、牢記蘇、東覆亡歷史教訓,“千萬不可忘記階級斗爭”

  馬克思和恩格斯深知階級斗爭理論在自己創立的主義中的重要地位,在實踐上也就“非常重視階級斗爭”。

  但他們在領導當時的共產國際運動中,就曾遇到過“蘇黎世三人團”公然“勾銷階級斗爭”。這些人主張:千萬不要反對資產階級,而是通過大力宣傳把它爭取過來;工人階級是不能靠自己來解放自己的,要達到這個目的,它就應當服從“有教養和有財產的”資產者的領導;只要取消階級斗爭,“一切獨立人士都不怕和無產者攜手前進了”;黨要表明,“它不打算走暴力的流血的革命道路,而決定………走合法的即改良的道路”。

  這是一種完全“勾銷”階級斗爭的機會主義思潮。

  馬克思和恩格斯深感問題嚴重,于1879年9月17一19日在致倍倍爾等人的《通告信》中,尖銳地批判了“三人團”否定階級斗爭的錯誤,并嚴峻聲明:

  “至于我們,那么,根據我們的全部經歷,擺在我們面前的只有一條路。將近四十年來,我們都非常重視階級斗爭,認為它是歷史的直接動力,特別是重視資產階級和無產階級之間的階級斗爭,認為它是現代社會變革的巨大杠桿;所以我們決不能和那些想把這個階級斗爭從運動中勾銷的人們一道走。”(《馬恩選集》第3卷,第374頁)

  這里所所謂擺在我們面前的“只有一條路”,是一條“非常重視階級斗爭”之路,是一條無產階級反對資產階級,徹底擺脫階級剝削和階級壓迫之路,是一條“消滅私有制”,實現共同富裕、通向共產主義之路。

  無產階級在奪取政權前的革命中是這樣,那么,無產階級建立社會主義以后,是不是就無須“非常重視階級斗爭”?是不是就可以“把階級斗爭從我們的運動中勾銷”?

  誠然,《宣言》發表170年以來,世界已經巨變。但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所指出的:目前我們仍然處于馬克思所判定的“大的歷史時代”。

  這個“大的歷史時代”是無產階級革命的時代,是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兩種社會制度、兩條道路、兩種前途反復較量和生死博斗的時代,是資本主義必然滅亡,社會主義必然勝利的時代。

  在這樣“大的歷史時代”,無疑仍須“非常重視階級斗爭”

  斯大林匍于實踐經驗的局限,在蘇聯確立社會主義制度之后,曾公開宣布階級和階級斗爭已隨之熄滅。

  這就是他1936年11月25日在《關于蘇聯憲法草案》所講的:“由于蘇聯經濟方面發生了變化 ,我國社會的階級結構也相應地發生了變化。

  大家知道,地主階級已經因國內戰爭的勝利結束而完全消滅了。其他剝削階級也遭到了地主階級同樣的命運。工業方面已經沒有資本家階級了。在農業方面已經沒有富農階級了。商品流轉方面已經沒有商人和投機者了。所有的剝削階級都消滅了(《斯大林選集》下卷,第394頁)

  總之,蘇聯社會主義制度一經確立,“所有的剝削階級就都消滅了”。斯大林的這個結論是否正確?

  毛主席面臨新的歷史條件,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蘇聯就出現赫魯曉夫的修正主義;東歐發生嚴重的波、匈事件,無產階級的江山幾乎得而忽失;我國社會主義改造基本完成后,57年出現右派借黨整風的“猖狂進攻”,要求“輪流坐庒”,等等。因之,他對于社會主義社會的階級和階級斗爭作出了的新概括,提出了新觀點、新思想。

  這就是從1957至1962年所反復指出的:

  在社會主義這個歷史階段中,還存在著階級、階級矛盾和階級斗爭,存在著社會主義同資本主義兩條道路的斗爭,存在著資本主義復辟的危險性。要認識這種斗爭的長期性和復雜性。要提高警惕。要進行社會主義教育。要正確理解和處理階級矛盾和階級斗爭問題,正確區別和處理敵我矛盾和人民內部矛盾。不然的話,我們這樣的社會主義國家,就會走向反面,就會變質,就會出現復辟。

  毛主席強調的這“一條馬克思列寧主義的路線”,同馬克思恩格斯將階級斗爭視為《宣言》“核心的基本原理”,是一脈相承的。因而,他提出,在社會主義社會中,執政的共產黨還須繼續革命,同樣不能把階級斗爭從我們的運動中勾銷。為此,他晚年就著力對社會主義社會執政的共產黨如何繼續革命,防止國變色、黨變質,進行了艱辛的探討,直到發動文化大革命,為國際共產主義提供了寶貴的經驗和教訓。

  然而,改革開放,我國政界和學界的極右“精英”卻把毛主席的這些階級斗爭的理論,說成是“左”傾路線的理論基礎,棄若敞履。他們熱衷于把“階級斗爭從運動中勾銷”,提出共產黨已經從革命黨轉變成執政黨,從此 “告別革命”,階級斗爭成了禁區。

  只不過,實踐是真理的唯一標準。人的認識是否真理,不是依自己覺得如何而定,只有社會實踐才是檢驗認識的真理性的唯一標準。幾十年的社會實踐不容分辯地證明,毛主席關于社會主義社會的這種階級斗爭的判斷是否定不了的真理。

  蘇聯解體,東歐劇變,原來13個社會主義國家,除中、朝、越、古以外,多達9 個社會主義國家通通紅旗落地,社會主義一朝覆亡,資本主義重新復辟,工人階級再次打入被剝削和被壓迫的深淵。

  這種鐵一般的事實,難道不是充分證明,社會主義社會確實是存階級和階級斗爭,存在著社會主義道路和資本主義道路的斗爭?

  難道不是充分證明,社會主義社會確實還“存在著資本主義復辟的危險性”?

  難道不是充分證明,社會主義社會還存在資本主義復辟的危險,主要危險來自共產黨內部的走資派?

  王震將軍面對這種鐵的事實,就敢于直面真理,修正錯誤。他1988年10月在一次內部談話中說:“在六、七十年代,毛主席曾幾次對我說,‘要警惕中央出修正主義,搞不好會千百萬人頭落地’,我楞是不信,以為是他在嚇唬我的,現在信了。”他由衷地呼喊:“毛主席比我們早看五十年”!

  蘇東覆亡的歷史教訓固然是多方面的,但歸根到底,是蘇聯黨放棄馬列主義,把階級斗爭從我們的運動中“勾銷”,也就難免于資本主義復辟。只要看一看美國最后一任駐蘇聯的大使馬特洛克在他寫的一本回憶錄《蘇聯解體親歷記》中,談到當年戈爾巴喬夫已提出“新思維”,拋棄階級斗爭學說時所說的一段話,就是再清楚不過的了。

  他是這么說的:蘇聯“出現轉變,其中最重要的莫如馬克思的階級斗爭學說”,“如果蘇聯領導人真的拋棄了這個觀點,那么,他們是否繼續稱他們的思想為‘馬克思主義’也就無關緊要了,這已是別樣的社會里實行的別樣的‘馬克思主義’。這個別樣的社會則是我們大家都可以接受的。”

  這位美國駐蘇聯的大使馬特洛克說得多么深刻:蘇共一旦真是“拋棄了馬克思主義的階級斗爭學說”,不管其是否仍然繼續打著馬克思主義的旗幟,但這已是“我們大家都可以接受的”“別樣的社會里實行的別樣的馬克思!”

  前車之覆,后車之鑒。

  共產黨紀念《宣言》,學習《宣言》也就無論如何不應忘記階級斗爭。 習近平4月3日主持中央政治局集體學習《共產黨宣言》發表講話,號召廣大黨員、干部特別是高級干部要學好用好《共產黨宣言》等馬克思主義經典著作,“熟練掌握馬克思主義立場、觀點、方法,不斷提高馬克思主義理論素養。”我以為, 此“立場”就應當是鮮明的無產階級立場;此“觀點”無疑內含著階級斗爭的觀點;此“方法”也不可或缺階級分析的方法。

  階級斗爭“淡化”不得,更“勾銷”不得!否則,就定將變成美國“都可以接受的”、“已是別樣的社會里實行的別樣的‘馬克思主義’”了。

  那是多么可怕的情景呀!

  (2018-8-12)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晨鐘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k0856)

收藏

心情表態

文章評論

今日頭條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稅總的通知,讓范冰冰情何以堪
  2. 頑石:盛世不需要雜文
  3. 郭松民 | 不能讓新老騙子褻瀆我們的抗戰歷史!
  4. 雙石:樊舵爺,你真的是我大成都歷史文化的保護神么?
  5. 崔永元何以成為勇士?
  6. 合法與變法:大宋朝的開國與悲歌—第七課月會討論匯總
  7. 新華網:關于朝鮮戰爭,美國副總統要補補歷史課
  8. 沙特記者人間蒸發,人權燈塔卻關燈了
  9. 安生:如何看委內瑞拉年度通貨膨脹率上漲近5k倍
  10. 錢昌明:怎樣應對美國的兩面政策? ——評蓬佩奧的“三不”政策
  1. 不要毛澤東,決不是共產黨的做派
  2. 終于,房子開始吃人了
  3. 上海警方對崔永元舉報展開調查
  4. 忽然發現,被丑化最多的名人居然是他,沒有之一!
  5. 范冰冰道歉后,崔永元首發長文:不能退
  6. 崔永元,你真的很孤獨!
  7. 夏朝之音 | 范冰冰、張小平、吳曉波及其它
  8. 郭松民 | “此路走不通”——1947年逾400國軍高級將領中山陵哭陵事件
  9. 范案之特色:稅務部門定罪,司法部門看戲!
  10. 傅瑩在紐約的演講暴露出中國精英的通病:愛美國也愛中國!
  1. 張志坤:美國所謂“一個中國”政策已名存實亡
  2. 有人編造謠言抹黑毛主席 張玉鳳發表最新聲明
  3. 頑石:央視主持人有必要這么肉麻嗎?
  4. 郭松民 | 推崇冒牌抗戰英雄,非其鬼而祭之,諂也!
  5. 警惕:極不尋常的“政治正確”
  6. 突發!臺當局今天對二水基地斷水斷電,逮捕魏明仁,需要10萬元方可保釋,26日拆毀二水基地
  7. 不要毛澤東,決不是共產黨的做派
  8. 終于,房子開始吃人了
  9. 外國總.統到主.席紀.念堂獻花,中國媒體表現令人無語
  10. 雨夾雪:一個關于毛主席的謠言是怎樣煉成的?
  1. 篝火:毛澤東時代精神風貌的四大象征
  2. 終于,房子開始吃人了
  3. 上海警方對崔永元舉報展開調查
  4. 改革開放之始,陳云就十分重視改革的方向問題
  5. 他們覺得總有一天會回到老家,但這5000多萬的第一代打工者回老家了嗎?
  6. 兩會代表年年抵制轉基因,為什么最終都不了了之?
海南4+1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