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章 > 思潮 > 文藝新生

清算《探長德里克》的“內在恐怖”

古明浩 · 2018-10-12 · 來源:烏有之鄉
收藏( 評論( 字體: / /

  國民黨子弟龍應臺1986年寫了篇〈可以原諒,不可以遺忘〉,探討猶太人對德國納粹的報復問題,開頭便舉例煤氣房工人老麥的遭遇:

  “六十七歲的老麥在克里夫蘭住了四十年。從汽車廠退休下來,他就只管在院子里種花,偶爾帶著一條老狗上街走走。孩子們都長大了,各自獨立,只有老伴在家里烤烤蛋糕、燒燒菜。提到老麥夫婦,鄰居會說:‘啊,那對和氣的老人!’

  有一天,老麥突然被逮捕了。以色列專門追獵納粹的政府部門說老麥在二次大戰中是煤氣房的管理工人,要求美國政府引渡到以色列當戰犯審判。美國照辦,所以老麥就不見了,離開了他住了四十年的家。”

  并感嘆:

  “以色列出動的每一次逮捕,西方的報紙都要發出勝利的歡呼;又一個納粹頭子在南美被捕!以色列的發言人講話像‘正義之聲’。同時刊出這萬惡不赦的罪人的照片:啊,視茫茫,發蒼蒼,齒牙動搖,皮膚皺得像干橘皮,竟是個年近八十的老人,眼睛里一片衰老的茫然。雖說四十年過去了,他們怎能逃得了歲月的審判呢?”

  她質疑:

  “以文明、成熟自詡的西方列強,很篤定地幫助以色列萬里尋仇,連‘始作俑者’的德國也悶聲不響,表示默默地贊同。獵捕四十年前的納粹似乎是文明國之間的國際公法,不容置疑。作為一個與猶太人毫無瓜葛、不懷歉疚的中國人冷眼旁觀,卻覺得這個西方人認為理所當然的現象,與我所了解的人性有很大的沖突。”

  論點是:

  “懲罰一個八十歲的老人究竟有什么意義。在一般的法律中,三十年前所犯的錯誤是不必追究的。三十年的流水光陰中,年幼的長成,年長的凋謝,大概也綽綽足夠使受傷的痊癒、作惡的懺悔。三十年,大概也足夠使埋藏罪孽的泥土,抽長出新生的希望。”

  還有深層的分析:

  “為什么在同一時候遭受極大殘害的中國人,不曾像猶太人一樣成為捕獵戰犯的債主?沒有聽說過美國或是法國幫助中國人,在東亞的叢林中搜索當年的日本將軍、日本參謀、日本秘書。更沒聽說過美國將一個已經入籍美國四十年的公民引渡到中國受審,因為他曾經在南京大屠殺的日軍營中擔任廚師,或者守倉庫的管理員。”

  最后歸結:

  “令我不安的,毋寧是一個哲學上的問題:人,究竟可以為他自己的行為負責到哪一個程度?”

  二十七年后,在對待納粹的態度上,“文明、成熟”的西方依舊讓人惴惴不安。這次鎖定的是德國戰后于國際上享有最高知名度的已故電視演員霍斯特·塔帕特(Horst Tappert),從1974至1998年他主演了281集的德國偵探劇《探長德里克》(Inspektor Derrick),此劇曾在境外包括中國在內的102個國家熱播,戲中“他工作盡職盡責地處理案件,一次次不負眾望地找到真兇,讓一切回到正軌”,為重樹德國的正面形象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可怕的事情依然出現在公眾視野,2013年5月4日德國之聲報導了“‘探長德里克’的黑暗過往”:

  “德國政治學家貝克爾(Jörg Becker)曝出了這個‘猛料’:2008年已逝世的演員塔帕特年輕時曾是武裝黨衛隊的成員。經過最初的躊躇后,包括‘前(納粹)德國國防軍陣亡士兵親屬通知辦事處’都證實,1943年塔帕特加入了裝甲擲彈兵團‘骷髏’。不過檔案里顯然沒有記載他在裝甲擲彈兵團到底有多長時間。

  塔帕特是否涉及了戰爭罪,如今已經難以查究。雖然人們可以確定的是,武裝黨衛隊曾在東線參與屠殺,并且多次在集中營擔任過警衛的角色。但倫敦政治經濟學院歷史教授奈策爾(Söhnke Neitzel)表示,武裝黨衛隊的具體哪個部隊做出了何種暴行并沒有多少切實證據。”

  “對塔帕特的指責很大程度上也是針對其隱瞞武裝黨衛隊這段過往歷史的事實。不過奈策爾教授表示,塔帕特并不是唯一一個這樣做的人。隱瞞這段戰爭歷史是戰后德國社會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其實是很典型的現象,這整整一代代表聯邦德國的人物,其中許多都是演員、政客等公眾人物,他們具體有著什么樣的過去,我們對此一無所知。’從這個角度來講塔帕特與他的角色倒是頗為吻合:一個沒有過去,在任何情況下都盡職盡責的男人。”

  “在英國、瑞士和澳大利亞,一直有著正面形象的塔帕特突然被打上壞人的標簽。荷蘭私營電視臺MAX聽到這個訊息后立即做出了反映,臺長斯拉戈特(Jan Slagter)在國營電視臺NOS節目上宣布:‘這個曝光讓我感到十分震驚。我真沒有想到德里克會這樣。’本來定于今年7月播出的20集《探長德里克》現在被取消。在本周五(5月3日),比利時和法國電視臺也做出了叫停正在播出的《探長德里克》的決定。”

  一位當年的弱冠青年,一個已去世五年的85歲老人,需要如此勞師動眾起他于地下展開有甚于文革的政治清洗嗎?讓人難以理解也無法接受的是《探長德里克》何辜?一部受到全世界觀眾喜愛的偵探劇跟猶太人被迫害又有何關連,為何從荷蘭起整個歐洲叫停該劇?這些電視臺還是客觀獨立的嗎?多元寬容這些普世價值那里去了?該扮演自由民主守護神的傳媒儼然落井下石的幫兇,動輒指責中國政府迫害異己者這回不就曝白自身偽善的嘴臉?怪不得曾長年旅居西方的女作家邊芹會這么寫道:

  “政權的‘專制’是明的,只有在特殊歷史時期才能形成為時很短的思想鉗制,多數情況下只能維持一種表層的一統,做不到鐵板一塊;而輿論權自身的‘專制’則是暗的,堪稱真正的思想暴政,在這里住久了才能感到,是一種陰森持久的內在恐怖,這時才悟到為什么這塊土地產生過長達千年的宗教裁判所。”

  “65年前一個20歲的青年在國家進入全面戰爭時當了兵,就算進的是納粹精銳部隊,畢竟不過一個兵卒,政治清算追到半個多世紀以后,連他演的戲都不能放,有沒有一點政治鎖定藝術的感覺?就像到了今天如果我們發現某老藝人1949年以前曾在國民黨軍隊中服過役,他一生的作品就要被打入冷宮,有這么絕的嗎?不要說在國民黨軍隊中當過兵的,就是投日的文人藝客又有幾人被追打至今?”

  是的,君不見曾因漢奸罪名被判10年有期徒刑的周作人其散文全集完整于華夏出版,解放后偷渡日本的前汪偽政權宣傳部次長胡蘭成寫的《山河歲月》、《禪是一枝花》等十三本書依舊安然于兩岸印行,而風靡全球的德里克探長卻因主演者65年前于國家進入全面戰爭時的從軍經歷就在全歐洲被活活掐死,西方輿論權專制下思想暴政之滅絕人性豈是吾人所能想像?其蠻橫專擅恐古代封建帝王都自嘆弗如。顯見掛“民主”、“自由”羊頭者對不同聲音的宗教裁判依然如故,以類于火刑架手段徹底滅絕異己仍然是他們的拿手好戲,怪不得邊芹在左岸咖啡館的國度會感受到“一種陰森持久的內在恐怖”。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晨鐘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k0856)

收藏

心情表態

文章評論

今日頭條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忽然發現,被丑化最多的名人居然是他,沒有之一!
  2. 上海警方對崔永元舉報展開調查
  3. 這個時候,剛需更不能買房子!
  4. 范案之特色:稅務部門定罪,司法部門看戲!
  5. 兩會代表年年抵制轉基因,為什么最終都不了了之?
  6. 李旭之:“文藝”的雜感
  7. 西方侵略中國的歷史竟被人洗白成為一部“親善史”!
  8. 重溫毛主席備戰、備荒的戰略方針
  9. 迎春:我國必將爆發生產過剩經濟危機
  10. 王增如 李向東|毛澤東何以要寫《臨江仙》?
  1. 郭松民 | 推崇冒牌抗戰英雄,非其鬼而祭之,諂也!
  2. 終于,房子開始吃人了
  3. 錢昌明:“公眾人物”應是個啥樣? ——由“范冰冰逃稅”事件引發的偶想
  4. 忽然發現,被丑化最多的名人居然是他,沒有之一!
  5. 范冰冰道歉后,崔永元首發長文:不能退
  6. 崔永元,你真的很孤獨!
  7. 不要毛澤東,決不是共產黨的做派
  8. 上海警方對崔永元舉報展開調查
  9. 安生:為什么素質教育最終會變質?
  10. 夏朝之音 | 范冰冰、張小平、吳曉波及其它
  1. 張志坤:美國所謂“一個中國”政策已名存實亡
  2. 有人編造謠言抹黑毛主席 張玉鳳發表最新聲明
  3. 從吳李邱回憶錄看九一三前后的林彪集團
  4. 頑石:央視主持人有必要這么肉麻嗎?
  5. 警惕:極不尋常的“政治正確”
  6. 郭松民 | 推崇冒牌抗戰英雄,非其鬼而祭之,諂也!
  7. 突發!臺當局今天對二水基地斷水斷電,逮捕魏明仁,需要10萬元方可保釋,26日拆毀二水基地
  8. 趙磊:吳某某文章的要害何在?
  9. 外國總.統到主.席紀.念堂獻花,中國媒體表現令人無語
  10. 雨夾雪:一個關于毛主席的謠言是怎樣煉成的?
  1. 篝火:毛澤東時代精神風貌的四大象征
  2. 終于,房子開始吃人了
  3. 郭松民 | 推崇冒牌抗戰英雄,非其鬼而祭之,諂也!
  4. 改革開放之始,陳云就十分重視改革的方向問題
  5. 卡車司機生存紀實
  6. 鶴齡:評央視慶國慶節目畫面中刪除天安門城樓上毛主席畫像事件
海南4+1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