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章 > 時政 > 輿論戰爭

郭松民 | 推崇冒牌抗戰英雄,非其鬼而祭之,諂也!

郭松民 · 2018-10-06 · 來源:獨立評論員郭松民
收藏( 評論( 字體: / /
老革命樊忠義歷盡周折走上了革命道路,兒子則可能走上一條相反的道路!

  01

  —

  10月3日,成都《華西都市報》以《成都抗戰老兵劉景軾百歲壽辰》為題刊發了這么一篇報道——

  10月2日,成都抗戰老兵劉景軾老人迎來了100歲生日。

  現場裝扮得紅紅火火,舞臺顯示屏里,播放著老人的生平故事,各方朋友送來字畫等賀禮……百歲壽辰現場熱鬧非凡。

  當天,建川博物館館長樊建川,著名劇作家、“巴蜀鬼才”魏明倫等知名人士,四川省抗戰研究院工作人員,劉景軾老人原工作單位成都市城管委、愛心企業,以及老人的親人朋友,共計500余人到場祝賀。

  他們為老人送上了書法作品、書籍、鮮花等生日禮物。

  樊建川向劉景軾鞠躬祝壽

  在今天的媒體上,“抗戰老兵”要算是“國軍”老兵的專屬名詞了,“共軍”老兵是不可能有這樣熱烈、隆重的待遇的。

  查了一下,還真是。

  “1939年,年僅21歲的劉景軾任戰時四川防空司令部監視隊副隊長、防空協導委員會總干事、四川省航空委員會參謀室參謀、陸軍335師參謀長。”

  雖然蔣介石早已逃離大陸,但遺留下來的舊軍政人員可謂多矣,這位劉景軾究竟何德何能,值得如此之多的富商大賈、名流俊彥如過江之鯽,蜂擁前來拜壽?

  《華西都市報》也給出了解釋——

  “1939年11月4日,日機空襲成都,發生了激烈空戰”,“劉景軾指揮中國軍隊打下的這兩架日本飛機中,有一架就是號稱日本“轟炸機之王”的奧田大佐駕駛的轟炸機。”

  這個言之鑿鑿的解釋反而令我心生疑慮。

  02

  —

  劉景軾的一系列頭銜中,直接和空戰有關的就是“防空司令部監視隊副隊長”,這個機構的職能,無非就是觀察一下空情,發發空襲警報吧?怎么就“指揮中國軍隊”空戰起來呢?

  劉景軾并非空勤出身,不懂飛行怎么指揮呢?

  反復查閱了一下相關資料,才發現奧田大佐被擊落和劉景軾的“指揮”還真沒什么關系。

  奧田的座機是被國軍空軍二十九中隊的副中隊長鄧從凱,駕駛蘇制伊-15比斯戰斗機,從右后側方擊落的。

  這種蘇制戰斗機機動性能良好,裝備有高空作戰所需的供氧系統,這使鄧從凱可以居高臨下沖散日軍防衛陣型,最終擊落奧田。

  鄧從凱在此戰中犧牲,他的戰機就墜毀在奧田座機附近。

  劉景軾和這場空戰的關系,就是在戰斗結束后奉命到現場查看奧田座機的殘骸,并且掩埋了他的尸體——這倒是“監視隊”的分內之事。

  查看殘骸,掩埋尸體,打掃戰場,當然也算是一種功勞,但如果因此就吹噓說奧田是自己“指揮中國軍隊”擊落的,則無疑是一種蓄意欺騙,而把犧牲戰友的功勞說成是自己的,就更是一種無以復加的厚顏無恥!

  03

  —

  劉景軾是著名的建川博物館館長樊建川先生“發現”并捧紅的。

  沒有樊建川的力捧,絕不可能有劉景軾今天的榮耀。

  查了一下樊先生的微博,發現他對劉景軾的追捧可謂不遺余力——

  如此等等……

  不過,仔細比較一下樊先生在不同年月發的微博,發現盡管他和劉景軾有二十多年的交情,但似乎對劉景軾并不了解。

  首先軍銜就搞不清楚,一會“上校”,一會“中校”;

  其次對劉景軾任職的機構搞不清楚,一會是籠而統之的“防空部隊指揮官”,一會又是“防空大隊中校副大隊長”,最終也沒有準確地說出“監視隊”這個名稱。

  也許真正的原因并非不知道,而是故意含糊其辭吧?

  因為一旦說出“監視隊”這三個字,聰明的網友馬上就會產生疑問“監視隊怎么直接作戰?

  如此一來,劉景軾“在成都上空擊落兩架日軍轟炸機,致倭寇‘轟炸機之花’奧田大佐斃命”的神話也就很難講得天衣無縫了。

  樊建川先生以搞博物館出名,在海內外頗有清譽,但如果以這種蓄意誤導的方式搞博物館,想必建川博物館一定大有可觀,以后有機會一定去看一看。

  04

  —

  劉景軾的百歲人生,還有一段非常重要的經歷。

  根據樊建川的敘述,1953年至1973年,劉景軾因“歷史反革命罪”坐牢20年,1975年獲得特赦。

  關于這段歷史,無論是樊建川還是劉景軾,都三緘其口,似有難言之隱。

  根據相關資料,在新中國的前三十年,歷史反革命是一個政治與法律名詞,專指解放以前鎮壓革命或者破壞革命事業的人。如組織、領導或參加特務間諜組織的特務間諜分子、反動黨團骨干分子、反動會道門頭子、惡霸、土匪等等。

  目前所有公開的資料,都說劉景軾在抗戰勝利后即退役從事教育,但從他1953年即被人民政府逮捕判刑來看,他在抗戰勝利后的歷史絕非像他本人或樊建川先生表白的那樣清白無辜。

  那么,劉景軾有沒有可能是冤枉的呢?考察這個問題有三個指標:

  第一,1975年,人民政府對劉景軾進行了特赦。從法律上說,“赦免”正是以被赦免對象有罪為前提的,只是寬大為懷,不予追究罷了。劉景軾并沒有以“無罪”為由拒絕特赦,表明他當年是認罪的;

  第二,八十年代是一個大平反的年代,在特殊的政治氣候中,對許多新中國前三十年定的案子,采取了非常不嚴肅的“一風吹”的方式予以平反,但劉景軾居然沒有乘上這陣“東風”,可見即便用不嚴肅的眼光來看,他的案子仍然是無法平反的鐵案;

  第三,近年來劉景軾漸趨活躍,在各種活動中以“英雄”相招搖,雖然他對媒體說自己“有功無罪”,但從來沒有聽說他向司法部門提出過要求平反的申訴。

  劉景軾的“歷史反革命罪”是否冤屈,大家可以自己作出判斷。希望劉景軾、樊建川能夠對公共輿論講清楚劉當年被人民政府逮捕判刑的具體、真實原因,也期待有關檔案能夠公開。

  05

  —

  令我感到困惑的是極力為劉景軾洗白,并將他包裝成“擊落兩架日軍轟炸機的英雄”的樊建川。

  樊建川的父親樊忠義,在抗日烽火中參加了八路軍,在解放戰爭中參加過平津戰役,后來又參加抗美援朝戰爭,多次負傷。他為了打敗日本強盜,為了建立新中國,保衛新中國出生入死,可以說是響當當的老革命!

  樊建川本人,1976年參軍,1979年9月考入解放軍西安政治學院,也是解放軍這所大學校培養出來的。

  可是,為什么要對一個明顯有反@共前科的冒牌貨情有獨鐘,不惜冒天下之大不韙,欺世盜名,將他包裝成抗日英雄?

  這難道不是一種文化上、精神上的認賊作父?

  樊建川難道不知道,他這樣一套虛假的歷史敘述如果真的被普遍接受并替代了真實歷史的話,他的父親不就成了犯罪集團的一分子,自己不也就有了犯罪前科了嗎?

  孔子說,非其鬼而祭之,諂也!

  這可能真的是一種“起義”,或者說是向新主流遞交的一份投名狀

  老革命樊忠義是從閻錫山的國民黨軍起步,歷盡周折參加了八路軍,最終走上了革命道路,他的兒子很可能走了一條相反的路。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晨鐘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k0856)

收藏

心情表態

文章評論

今日頭條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郭松民 | 推崇冒牌抗戰英雄,非其鬼而祭之,諂也!
  2. 不要給”范冰冰“們喊冤,他們一點都不冤!
  3. 錢昌明:“公眾人物”應是個啥樣? ——由“范冰冰逃稅”事件引發的偶想
  4. 雙石:是英雄,還是見證人?
  5. 毛澤東在關鍵時刻三次挽救國家分裂!
  6. 安生:為什么素質教育最終會變質?
  7. 范冰冰8億偷逃稅案:不是貧窮限制了想象,是資本超出了想象
  8. 孫錫良:與特朗普的斗爭
  9. 鶴齡:評央視慶國慶節目畫面中刪除天安門城樓上毛主席畫像事件
  10. 師偉:神經錯亂的美使館
  1. 潘維:駁賀衛方“國慶”謬論
  2. 孫錫良:對“范冰冰案”的進一步思考
  3. 雙石:金一南先生《心勝》中關于西路軍部分的硬傷㈠
  4. 當張涵予國慶發圖紀念毛主席被贊頌“真漢子”時,誰在悲憤,誰該羞愧?
  5. 范冰冰逃過牢獄之災?命案都和解 何況是逃稅
  6. 解決貿易戰最有效措施是調整分配,反擊美國最有效措施是禁售
  7. 馮小剛、趙薇等注銷公司,明星資本大撤退
  8. 孔琳琳事件再次打臉西方“普世價值”!
  9. 鹿野:張靈甫、孫立人等算不算是英雄烈士?
  10. 范冰冰案反思:社會財富該如何分配?法律又為誰修改?
  1. 伏牛石:毛主席的九月九
  2. 毛主席究竟比我們早看多少年?
  3. 張玉鳳說過毛主席臨終前將江青、毛遠新列入常委名單嗎?
  4. 有人編造謠言抹黑毛主席 張玉鳳發表最新聲明
  5. 張志坤:美國所謂“一個中國”政策已名存實亡
  6. 從吳李邱回憶錄看九一三前后的林彪集團
  7. 孔鯉 | 毛澤東最后的日子:他活在未來
  8. 頑石:央視主持人有必要這么肉麻嗎?
  9. 最濃縮的毛主席編年史(建議收藏)
  10. 警惕:極不尋常的“政治正確”
  1. 9旬老人迷路不愿回家 直到民警和她合唱《東方紅》…
  2. 中醫將首次納入WHO全球醫學綱要 東方紅圈拔火罐圈粉無數
  3. 當張涵予國慶發圖紀念毛主席被贊頌“真漢子”時,誰在悲憤,誰該羞愧?
  4. 鹿野:張靈甫、孫立人等算不算是英雄烈士?
  5. 女程序員回家當全職媽媽,擠不出奶都會愧疚
  6. 鶴齡:評央視慶國慶節目畫面中刪除天安門城樓上毛主席畫像事件
海南4+1开奖走势图